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123章 一环扣一环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123章 一环扣一环

作者:天羽馨

    薛飞燕眸光晦暗一闪,略有吃惊她这个逆来受顺的儿子今天会驳她的所作所为。

    待她及时反应过来后,双眼圆瞪,面部肌肉一阵扭曲,手掌拍桌。

    许是内力过度,茶水泛起浪花溅了出来,平洁的桌面被她一掌凹了下去。

    “逆子,不敬祖先乃为大罪,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楚连恪跪在地上,身躯笔直:“儿臣所言句句属实,功就是功、过就是过,历史尚且摆在那儿,我们何必自欺欺人匡复周国?母后罢手吧!阿离……她是明君,我们不该为了所为的大计,又把百姓推进火海之中。”

    “你……”胸口起伏不定,薛飞燕徒然起来,来到他面前,直接一巴掌下去。

    “没出息的东西,皇权之下向来白骨皑皑,牺牲些百姓也是在所难免,行大事者怎能如深闺妇人这般目光短浅?一些平头百姓就让你雄心受阻,哀家还指望你什么?”

    这一巴掌……楚连恪直接吐出了血,有些诧异,这力度不是一般妇人能够使出的。

    母后……罢了,楚连恪苦笑:“逆母之命,非儿臣所愿,只是儿臣心意已决,无匡国复位之心,倘若母后还不罢手,一心致阿离于死地,那休怪儿臣从中阻挠。”

    只要百姓安家乐业,繁华昌盛,无论是他还是阿离,谁做皇帝又有什么关系?

    楚连恪长睫微垂,顶着无上压力敛袍起身:“儿臣……告退……”

    “你……”薛飞燕气的差点突生心疾,捂着胸口眼睁睁看着他离开。

    荣嬷嬷赶紧顺了顺她后背:“主子您别气坏了身子,王爷只是一时意气用事,过些时日会知道主子用心良苦。”

    薛飞燕攥了攥拳头,怒火冲天的目光带着一丝贪婪,随即便敛去消失的无影无踪:“哀家知道。”

    要不因为……她绝不允许这孽障活着……

    “苏儿那边可有消息?”收回视线,薛飞燕皱眉,照理说这几天下来,楚离的身体只怕枯萎,病入膏肓,可乾清宫那边没有传来一丝动静,这是怎么回事?

    莫不是被发现了?

    “那边还没消息,稍后老奴让人去接接头,探探情况。”荣嬷嬷道。

    “去吧。”

    楚连恪马不停蹄的出了慈宁宫,在乾清宫站了一会儿,落寞出宫。

    他的一举一动都落在楚离耳里,说不出的感觉,也不知道该嘲讽?还是该愤怒。

    皇兄这次进宫,只怕又是商议什么计谋吧?

    “祖父那边如何?可有传来消息?”喝完粥,楚离砸吧砸吧嘴。

    按照计划,祖父这时候已经在回宫的路上。

    “祖父那边还没有递出消息,可能是慈宁宫那位盯的太紧,不方便。”上官婉儿起身擦拭掉她嘴边吃食,从饭匣子里端茶一晚药汤。

    “罢了,估计过不了几天……母……薛飞燕就忍不住了。”揉了揉胃,楚离脱鞋上床。

    青雅脱俗的青梅花骨朵此时已经枯萎,呈现奄奄一息的状态,就连枝条也没有往日的生机勃勃。

    照理说这接近冬至,梅花不可能凋谢,上官婉儿柳眉一皱,按照以往把楚离每次用的药汤灌梅。

    “傅御医不是说这药汤对梅花无害吗?怎么臣妾见这梅花枝条病殃殃的,莫不是药力过猛快烧死了?”

    快烧死了?这可是贡品,梅花中的精品,周边国进贡的产物,听说世间只有六盆,前年上贡了两株。

    一株挪去了慈宁宫,一株本想送给皇兄,皇兄回绝后,被她留下来了。

    楚离瞬间有些肉疼,跳起来,走近观看,本想摘掉枝头上枯萎的梅花,哪知轻轻一碰,枝条直接断裂,里面居然是空心的……还伴有一股腐臭味儿。

    “……”某女嗅到一丝不同寻常,树根处的树皮有腐蚀的痕迹,若真只是药力过猛,整株梅树只会从上枯萎,断然不会有腐蚀的痕迹……

    莫非……

    “待人进来收拾好残羹,便让人把这梅树送去傅御医那边,让他看看。”

    “皇上是怀疑?”

    “嗯。”

    药汤被人动了手脚。

    不过这只是她一方面的猜测,要证实还得靠懂医之人。

    至于她为什么没去找老妖女,反而在这件事情上打草惊蛇,那是因为要等鱼儿上钩,清除身边隐患。

    非常时期,特别是乾清宫眼线不是一般多,不光是后宫里各位主子底下的线人,就连前朝权臣的线人一天24小时全天候着。

    所以,婉妃给傅御医送枯梅的一件小事不出一炷香便传遍了前朝后宫。

    不过婉妃聪慧,把枯梅移去太医院后,私下交代了一番,只是这明面上……

    美名其曰:梅花日渐枯萎,倘若皇上醒来,只怕看到了会伤心,无奈只能送去太医院,希望太医院能够救治……

    凤倾城心思缜密,在他这可不这么容易蒙混过关。

    一时也摸不准其中的用意,连想到李公公与苏儿,他瞬间明白了什么。

    “看来是发现了。”

    ……

    耳闻此事儿,薛飞燕讽刺了婉妃几句:“以往见婉妃挺稳重的人,怎会行如此让人啼笑之事?梅花生病没精神,不去寻花房的嬷嬷去看看,反而去了太医院。”

    “闺房女子,没见识也是寻常,主子苏儿那边传来消息,说药有按照计划撒入药汤中,至于皇上那边没动静,她也不清楚怎么回事。”荣嬷嬷道。

    “既然混入药汤中,不可能没有动静,莫非……”联想什么,薛飞燕大惊。

    “莫非这药没入楚离之口?”想起那枯梅,薛飞燕更加肯定了:“你让人去探探乾清宫,待楚离用药之时,亲眼看着,若她饮下,便把药碗余渣给带回来。”

    “这……”荣嬷嬷有些为难:“主子,乾清宫婉妃一手遮天,皇上用药、沐浴时,都会摒退宫女,想要进去一探究竟只怕有些困难。”

    “……”薛飞燕脸色不好:“那就走苏儿这步棋,让苏儿撺掇李公公去探。”

    “是。”

    很快,楚离也得到消息,梅花土壤除了一些治疗伤势的草药混入其中外,还有五种有害草药,至于是什么草药,一时也分辨不出个一二。

    管它什么草药,只要能证明她的汤药被人动了手脚就成。

    <!-- chuanshi:23397394:123:2019-02-17 10:31:4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