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125章 一环扣一环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125章 一环扣一环

作者:天羽馨

    一切都在计划之中,楚离早早就做了准备,面对这阵仗上官婉儿心里跟明镜似的。

    “臣妾见过太后。”

    “免礼,皇上如何?”薛飞燕五官精致,透露着无上庄威,一袭红色长寿花拽地长袍摩裟有声,头顶上喜鹊含珠挂缀,一荡一荡更是霸气侧漏。

    上官婉儿默默起身,余光瞄了眼门内四位壮硕的老妈子,敛眸:“回禀太后,皇上还是老样子,脉象时而强时而弱。”

    “哦?”薛飞燕撩眉,敛裙坐在榻沿边的檀木椅子上,盯着床上吊着一口气的人,嘴角上扬:“这群庸医平时里吹嘘自己医术精湛,关键时刻却不顶用,好在……”

    “好在哀家从别处寻来一贴药方,荣嬷嬷,端上来。”

    “是。”

    扫了眼荣嬷嬷端上来的黑乎乎药汤,就算楚离先前早有交代,薛飞燕会想方设法对付上官婉儿,可真面对时,上官婉儿心身全部绷紧。

    眼见薛飞燕端起药汤,示意荣嬷嬷扶楚离,上官婉儿慌了。

    不行,薛飞燕这碗汤一定有问题,若真让阿离喝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舍我其谁?药汤如断命的毒药般将要送入楚离的嘴里时,一道身影直接扑了过去。

    薛飞燕以为,结局上官婉儿只会打翻她手中的碗,却万万没想到上官婉儿直接扑了过来。

    两人直接倒在地上,薛飞燕下,上官婉儿上。

    “主子”荣嬷嬷一见,大惊失色,直接把怀里的楚离朝床上一扔。

    某女的后脑勺撞到玉枕上,疼的她小脸一皱,这杀千刀的老婆子就不能温柔点吗?

    薛飞燕龇牙咧齿,全身骨头差点散架,这次是她疏忽大意了。

    “太……太后……”上官婉儿赶紧起来,准备搀扶,直接被荣嬷嬷推了一把:“婉妃娘娘金枝玉叶,还是让老奴扶太后起来。”

    “我……”上官婉儿一脸无辜,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儿,如同受了委屈的小媳妇。

    薛飞燕狠狠剜了她一眼,瞧她一脸委屈,都不知要如何开口责备了。

    “太后我……”上官婉儿泪水如断线的珍珠哗啦啦的掉落,恶心的薛飞燕不要不要的。

    “哀家还没开口说一句,你到先委屈起来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哀家怎么你了,果真眼泪不要钱可劲儿的流。”

    讽刺味儿十足,这可把楚离逗笑了,这眼泪本来就不要钱,白莲花必备,杀伤力十足。

    不然薛飞燕是怎么怀着皇兄嫁进皇室,成为这一国太后的?

    上官婉儿杵在原地,低头着头,额前碎发直接掩盖她脸上情绪。

    见她不语,薛飞燕冷笑:“听说婉妃在乾清宫一手遮天,皇上喝药汤也得避讳着宫人,这是为何?莫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上官婉儿骤然抬起小脸,惶恐:“皇上真龙之躯垂危不醒,喂药时免不了失了仪表,臣妾怕宫人舌头太长把皇家糗态暴露于众,才出此下策喂药时摒退宫人,怎现下传成了臣妾居心叵测?”

    好一张伶牙俐齿,还真是真人不露相,往日的沉稳、寡言少语原来都是装出来的。薛飞燕眸光晦暗不明。

    荣嬷嬷拂去她身上的灰尘后,扶着她坐在一旁。

    薛飞燕端坐着,双手交叉放在双膝上:“是吗?可曾有人亲眼看见婉妃把皇上的汤药倒掉又是怎么回事?”

    上官婉儿一脸震惊,直呼:“冤枉啊!究竟是何人这般嘴碎冤枉本宫?太后,您万不能被这人迷惑的双眼啊?臣妾以性命担保,万万没有谋害皇上之心,如若太后不信,臣妾尚可与那人当面对质。”

    “……”一顿噼里啪啦,她说一句,这婉妃居然一口气顶她十句,薛飞燕对她刮目相看,有种错觉,这婉妃是不是事先准备了稿词?

    “好了,哀家也不是黑白不分的人,自会秉公处理,荣嬷嬷。”示意她去床底拿夜壶。

    荣嬷嬷触摸的时候沉甸甸,本以为这次找到证据了,谁成想拿出来一看,吓的没有克制住,直接把夜壶抛了出去。

    夜壶落划过优美的弧度落地应声而碎,薛飞燕瞧她脸色不对,转眼一看倒吸了一口气。

    只见从夜壶的碎片中游出几条眼睛蛇……

    上官婉儿盯着地上活生生的毒蛇一股凉意直冲脑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夜壶明明不久前清空了,怎会藏有毒蛇?莫非……

    翠儿?

    视线直视自己贴身陪嫁丫鬟,上官婉儿狠狠瞪了她一样。

    没想到与她一同长大的丫头也会叛变。

    翠儿虚心的垂下头,盯着自己脚尖儿一言不发。

    暗处,薛飞燕不着痕迹的嘴里勾了一下,面露惊悚,忽略她打量的目光,开口大喊:“来人,有蛇。”

    四处逃窜的眼睛蛇溜进寝宫各个疙瘩里,最后还是逃不出被逮住的命运。

    风波过后,薛飞燕拍拍胸口望着那些毒蛇被请出去,只是眼底的平静若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她内心其实一点都没吓着。

    随即,她嘴脸如同川普,豁然起身:“来人,婉妃居心叵测,私藏毒蛇妄想毒害皇上,实乃罪不可赦,押至冷宫待皇上转醒再发落。”

    “……”此刻她真是百口莫辩,看来薛飞燕也是有备而来,上官婉儿无意瞄了眼床榻,见楚离食指一动,心照不宣。

    “太后臣妾冤枉啊!这毒蛇与臣妾无关……”起初她与阿离商议,倘若薛飞燕有下下招,那便看她暗示。

    动食指:按兵不动,顺着她意,出去后搬救兵。

    大拇指:毫不留情面反驳,撒泼打滚也好、以下犯上也罢,不能让薛飞燕得逞。

    “冤枉?既然如此那哀家给你次机会,翠儿是你身边的人,她说的话总不会有假吧?”薛飞燕也不想做恶人,让前朝权臣们噼里啪啦,索性施舍一个机会。

    只是这个机会是死门。

    一旦官婉儿被打入冷宫,无法再动用妃嫔的权利,那这偌大的后宫就是她说的算,楚离的生死自然而然就握在她手中。

    她让楚离一更死,绝不会拖延到三更。

    至于上官荆,届时就算拿到续命的药莲又如何?楚离已经死了,上官府的一世荣华也就到头了。

    <!-- chuanshi:23397394:125:2019-02-17 10:31: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