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129章 鱼儿上钩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129章 鱼儿上钩

作者:天羽馨

    依着前世,慎亲王谋反失败后前朝后宫又归于平静,根本没有薛飞燕母子逼宫的后续。

    楚连恪王府出现的大量兵团应该是在阿离失踪后才出现的。

    而今时今日有些事情似乎提前了。

    皇宫外,本来归于平静的街道上嘈杂声高低起伏,一向浅眠的上官荆被吵醒,推开窗门一看,望着这群人离开的背影,神色凝重。

    这些人不像是平常人,步伐沉稳,手握兵器……莫非是楚连恪暗中屯的兵?

    那……上官荆如同醍醐灌顶,乍然清醒,放出信息弹后,马上佩剑准备出门,却被窗口处突兀出现的人影惊了一下。

    那人穿着夜行衣,手持飞刀射过来,上官荆朝后倾斜,侧目而视,窗口早已没了那人的踪迹。

    到是那刺入门上的飞刀串着张纸条,打开一看,上官荆脸色苍白,匆匆瞥了眼窗口,转身与人回合。

    这人的身影……很像昨天与今日替他和离儿传递消息的人。

    凤倾城这个人似乎不简单……一个小小的妇人竟有这般见地。

    宫内。

    慈宁宫半夜灯火阑珊,薛飞燕修剪好手中盆栽,甚是满意,荣嬷嬷急匆匆进来在她耳边嘀咕了声。

    “摆驾乾清宫。”半夜是最放松的时刻,一般人都会卸下防备,这次她就是要出其不意,一击致命。

    乾清宫。

    叶云痕对于薛飞燕半夜来访,他似乎并不意外,因为盯着王府的线人已经告知了他摄政王府涌出兵团的事情。

    “太后半夜来访所为何事?”

    “明人不说暗话,哀家要见皇上。”

    ……

    是……是太后?绿茶在偏殿听得真切,赶紧叫醒了熟睡的楚离。

    迷迷糊糊的楚离一下子精神抖擞,鱼儿终于来了,是时候收网了。

    感知身边的女孩子身体在抖,某女敛去眼底晦暗的神色,拍了拍她双肩:“别怕,等下你按照朕说的去做,不会有事的,放宽心。”

    语气平缓,如同大哥哥一样的口气,绿茶心里掠过暖流,吃了一颗镇心丸,用力点头。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失,门外薛飞燕与叶云痕僵持着,互不相欠,期间少不了讽刺。

    费了一番口舌,见他执意不让,薛飞燕口干舌燥,也懒得废话一声令下,免不了血流成河。

    血如瀑布溅到窗纱上,里面的绿茶吓的尖叫,楚离摸了摸她额头,在耳边嘀咕了声。

    绿茶重重点头,外面叶云痕受了几处刀伤,见薛飞燕想要闯入寝宫,赶紧拉住她衣袂。

    “太后,没有皇上召见,您不能进去。”皇上所居的乾清宫与御书房若没有召见,就算是太后也不能进。

    “哼!”薛飞燕横视他,面容阴戾,什么破规矩,以后她就是规矩,敛起群摆,直接把面前碍事的踹了出去。

    叶云痕只不过是个文官,练家子的一脚令他喷了一口热血,看不见的角度嘴角诡异一笑。

    眼睁睁看着薛飞燕进去,他狼狈的爬了起来,抬起手,就像无声的军令,暗中潜伏的士兵现身,所到之处无一活口。

    “这鳖还真辣。”叶云痕揉了揉被踹的胸口,擦了擦嘴角边血迹,躲在门外听里面的动静。

    这还没站一秒就被敌军追的四处乱窜……

    看来无他们用武之地,暗处的红茶冷笑了声,让人撤退。

    有点高看楚离,这女子还真不同一般,不愧是一国之主,她还没把摄政王府涌出士兵的事情透露出去,人家的线人已经早早到达了乾清宫,做足了准备。

    不愧是主子注意的人。

    寝宫内。

    楚离刚把老妖女摒闭脉象的药拿出来,就瞧见一抹斜影越来越近,吓得手中药丸蹦了出去……

    “……”雾草、雾草、雾草,某女心中百万匹俊马奔腾而过,下床去捡已经来不及了,只能躺下装死。

    薛飞燕步伐优雅,气场颇大,瞧了眼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绿茶,悠然而笑。

    来到床榻前,看着床上了无声息的女子,不屑的坐在床边,用护甲刮着某女的脸颊。

    “看……哀家还是心疼你的,见你一个人在九泉之下孤零零的,今儿送了那么多禁卫军下去陪你,安心的去吧!哀家……不,你皇兄会替你守护好楚国……”

    “……”楚离只差起来骂娘了,你说话就好好说话,特么在她脸上乱刮什么?疼啊……

    薛飞燕语气慢悠悠的,护甲从额头刮到脖颈,准备收手时肌肤无意触碰到某女肌肤,猛然收手。

    怎么回事?

    她居然探到了楚离脖颈处跳动的经脉……

    “荣嬷嬷,探探她鼻子。”

    荣嬷嬷伸出手,某女下意识摒息,不知为何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本来想等薛飞燕从寝宫翻出玉玺伪造圣旨在抓获,可现下……

    荣嬷嬷摇头,看样子没探出鼻息,薛飞燕又暗示一下,手指触摸到脖颈处的动脉,荣嬷嬷也是一跳。

    “主子皇上还活着。”

    这怎么回事?七步丹就算在江湖上也无药可解,怎么……

    薛飞燕诧异,眼底浮现杀意:“命真硬,扼死她。”

    楚离脚趾抽动了一下,下一秒脖颈就被荣嬷嬷掐住,我去,叶云痕你个王八羔子,还不进来……

    某女白皙的脸色呈猪肝色,再也装不下去了,刹那间睁开双眼,艰难道:“薛…飞…燕你这是弑君。”

    “……”

    突如其来的画面吓荣嬷嬷手劲儿一松。

    试想一下,一个只吊一口气的人突然醒来瞪着你,是个人也会受到惊吓。

    “……”薛飞燕后退了一步,反应过来,嗜血的美眸阴鸷恰如修罗:“居然醒过来了,给哀家勒死她。”

    此时此刻,已然没了退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呼吸困难,某女双眼泛白,一片黑,全身力气就像是被抽走一样。

    凤倾城后面赶来,就瞧见这个,眉宇间一片寒冷,身影就像一道闪电,直接踹飞了掐某女的荣嬷嬷。

    荣嬷嬷就像是铁球般砸在墙上,直接砸出了一个大坑,喷了口血晕了过去。

    薛飞燕侧目而视,看着挡在床前的人,一脸愤怒,出手制敌。

    二人均诧异对方的身手,一个闺阁妇人身手不亚于江湖上的高手,想想就怪异。

    没了枷锁,某女猛咳了声了,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的寝宫内被两大高手对决时拆的摇摇欲坠……

    “凤倾城?”看清楚那一身白衣,楚离摸着喉咙再三咽口水,疼的她皱眉。

    她磨唧唧从床上爬起来,就看见角落里像地鼠瑟瑟发抖的绿茶,小心翼翼跑过去,手搭绿茶肩膀上,吓得绿茶瞎叫唤。

    “是朕。”

    啊?绿茶回头,直接钻楚离怀里:“皇上……”

    “乖、乖,别怕,朕带你出去。”想想外面应该解决的差不多了吧?话说叶云痕……按照计划他不是在听墙角吗?

    怎么不进来救驾?

    <!-- chuanshi:23397394:129:2019-02-17 10:31: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