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131章 真相大白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131章 真相大白

作者:天羽馨

    身后不小的落水声引人注目,楚离下意识回头,差点笑出了声,随即赶紧催促着离开。

    途中她们遇上了寻凤倾城的红茶,一番解说下,三人一同前往乾清宫。

    到达乾清宫时,叛军逆贼已经服诛,除了地上的死尸外,不见一个活人。

    四周静悄悄地,凉风一吹,气氛非常恐怖。

    楚离三人立马冲进寝宫,里面除了起初打斗的痕迹,不见一个人影。

    “这……人呢?”某女百思不得其解,她们离开时,这里还有那么多人,怎么转眼儿,一个人都看不见了?

    绿茶胆儿小的拉着楚离的衣袂,小心翼翼看着四周,唯恐地上的死尸蹦起来。

    红茶眉心蹙了下,转身出了寝宫,跑的比兔子还快,楚离跟着出来,就已经不见她的身影。

    后就听见熟悉的官腔声。

    这声音……

    “是叶云痕。”

    然而,可悲的叶云痕此时此刻还呆在树上,就好像被人遗忘的孩子,不过枫树下围着的楚国士兵就像木头一样守护着他。

    楚离靠近时,就瞧见他嘟嘟囔囔说个不停,可是那几个楚国士兵鸟都不鸟他。

    “我说叶云痕,你不会真的想做只鸟人在树上搭窝建巢吧?”某女有些无语,现在差不多安全了,这家伙怎么还不让人把自己弄下来?非给人讲什么故事。

    “皇上?”见到她,叶云痕热眶泪盈:“皇上快放微臣下去,微臣内急。”

    不是他不想下去,而是没人帮他。

    “……”这话听着怎么那么怪?就好像她不让他下来一样?楚离撇嘴,对一旁的士兵使了个脸色。

    这几位士兵直接跪了下去,吓的某女也是一愣:“这是做什么?”

    “回禀皇上,上官将军有令,叶大人失职没有保护好皇上,以示惩戒,不准任何人放大人下树。”其中一位年长士兵郑重回禀。

    “你说谎,将军做事稳重,不会下这等命令,一定是……”叶云痕擦了擦不存在的泪水,别提多委屈了。

    “……”祖父在宫外呢!怎会下这种命令,就算下命令,他怎么知道叶云痕失职了?

    这种颇为熟悉的画面,楚离也觉得这事怪异,截断他的话。

    “传达命令的人是谁?”心中虽有了答案,还是不确定。

    “是月妃娘娘来时传的军令。”

    果然……楚离心中了然,低咳了声:“先放叶大人下来,别尿裤子了,祖父那边朕顶着。”

    军令如山,却也大不过皇上,既然皇上都这么说了,他们为臣子的,只能遵从:“是”

    叶云痕解救下来,捂着……

    某女噗嗤一笑:“花花草草也好久没施肥了,麻烦叶大人了。”

    绿茶脸庞通红,楚离暗示旁边士兵一眼,避开叶云痕内急,来到一一旁询问凤倾城的去向。

    才知她们离开后不久,叛军逆贼全部擒获,这刚准备清理战场,凤倾城与薛飞燕破屋檐而出,二人打的难分难舍,最后身影越来越远,朝冷宫的方向去了。

    其余的楚国士兵被叶云痕一吼,全部跟过去擒拿薛飞燕了。

    原来是这样,楚离心中疑惑消失,正好叶云痕方便出来,他脸色不自然,行了个礼。

    随后几人朝着冷宫方向寻去,期间某女好奇,清了清嗓子问:“叶大人你何时得罪月妃了?”

    “……”叶云痕一脸黑线:“臣没有得罪娘娘。”

    “真的?”楚离那模样明确告诉他,她不相信。凤倾城也不像没事找事的人,一定是叶云痕得罪了他。

    叶云痕也是欲哭无泪,举手发誓:“三尺之上有神明,臣发誓,臣真没得罪娘娘。”

    “……”呃……古人都很敬神明的,叶云痕又是刚正不阿,更不会拿发誓这种神圣的事开玩笑。

    想起凤倾城两个人格,一个好相处,一个就像恶魔一样,莫非现在这个是恶魔?所以才无理取闹?某女脑洞大开。

    一行人急匆匆的寻找其余人的踪迹,皇天不负有心人,半个小时后,终于在冷宫附近找到了。

    不过事情好像结尾了,薛飞燕被凤倾城重创,从空中跌落。正好掉在底下士兵张开的一张大网上。

    在红茶的指引下,又以非常快的速度收网,把薛飞燕困在了其中。

    绿茶瞧见从半空中飞下来的人,赶紧跑过去搀扶,楚离连忙跟了上去。

    “主子你没事吧?”绿茶急迫的哭哭啼啼。

    凤倾城摇了摇头,身上的伤口深浅不一,血止不住往外流淌着,甚是狼狈。

    楚离心下松动,也没空管面前的男人是哪个人格,扶着他左边的手:“你还好吧?”

    某男蠕动唇瓣,尚未来得及答复,结果两眼一翻晕了过去,本来杂乱的现场又一片混乱。

    楚离让红茶绿茶先带凤倾城回去,又让人去请傅太医去长乐宫就诊,而她还有很多事情尚未来得及处理,所以没有一同去。

    凤倾城走后,楚离看着被网住的妇人神色淡漠,如同看陌生人一样:“皇……楚连恪去哪里了?”

    薛飞燕惨然一笑,被鲜血糊住的精致脸庞带着惊悚之意:“恪儿乃真龙天子,像这种见血的肮脏之事,哪用得他亲自来。”

    那逆子不是想置身事外,护着楚离吗?那她就让这逆子跟她一同下水,没有后路可退。

    “是吗?”真龙天子……不可否认楚连恪是栋梁之材,可是这种六亲不认,图谋不轨的栋梁之材,她楚离还真是用不起,

    “看来你们这次谋逆之举图谋已久,可是你们千算万算,没有算到朕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小孩子了,这场权谋游戏最终赢的是朕,母后,朕送给你的这种结局可还满意?”

    从旁边四季橘树上摘了一个青涩的橘子剥开,放在嘴里慢慢嚼着,这种味道与她此时的心情一模一样。

    又酸又涩。

    听出另一种意思,薛飞燕皱眉:“你什么意思?”

    “难道母后发现朕活的时候,没有觉得自己掉进了陷阱吗?”那时候生死关头,她是绝望的,不是怕死,而是面对亲人背叛时的绝望。

    当时她确实惊讶,还以为是药的问题,这么说……薛飞燕骇然:“原来你早就知道。”

    “没错,在射猎场遭到几波暗算,九死一生时起,朕不光要请皇叔入瓮,还要请另一波刺客的幕后黑手出洞。可朕没有想到,这幕后黑手却是你们。”楚离慢悠悠的把一办一办青涩的橘子肉送进口中,酸的她眉头一皱,眼底犀利直视她。

    语气寒冷,一言一句继续道:“你们还真是好手段,想来个一箭双雕,故意让那些被擒拿的刺客说是慎亲王指示,这样一来不管皇叔有没有逼宫,那都是死。而朕就算真吊着一口气,咽不下,你们有的是办法让朕去见阎王,只是可惜了,如此精致的谋划确实特别漂亮……”

    “事成你母子二人将是楚国最尊贵的人。”

    楚离啧啧了声,拍了拍手中汁水:“可你们千算万算还是漏了一人,暗中被上官将军识破了,不然朕还真信了你们的邪。”

    <!-- chuanshi:23397394:131:2019-02-17 10:31:5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