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133章 质问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133章 质问

作者:天羽馨

    楚离下朝后,换了件便服,直径去了趟长乐宫,凤倾城还是老样子,除了那还在跳动的命脉外,整个人就像一碰既碎的瓷娃娃。

    在长乐宫坐了许久,她才出来,正好李公公凑上来。

    “皇上人都带来了,在御书房候着呢!”

    “乾清宫正在修茸,人手紧缺,李公公你看着办。”楚离脸庞如同带张面具,没了往日的嬉皮笑脸,垂眸理了理袖口,大步离开去了冷宫附近,从狗洞钻了出去。

    街道上人来人往,两步一回头就听得见旁人议论纷纷的声音。

    从始至终,楚离一言不发,屏蔽这些挖人心脏的议论。

    半个时辰后,她站在熟悉的门庭前,望着'摄政王府'额扁,复杂情绪掠过心头,眼前闪起过往。

    “皇兄,你看,阿离的字习得怎么样?”

    “阿离的字越来越有帝王之气,每一笔如同金龙直上,突破天际。”

    “那这四个字给皇兄的府邸当额扁如何?”

    “好。”

    宠溺的笑容如同昨日般历历在目,可惜早已物是人非。

    “皇兄……”楚离轻言轻语唤了一句,片刻后从回忆中醒来,嗤笑了声,整理好思绪掏出一面金牌。

    镇守在摄政王府的士兵飞快放行。

    沿着记忆,楚离路过荷花池,掠过波光粼粼的湖面,看向不远处的凉亭,似乎又忆起昔日的美好。

    十五岁时,因为头疼每天批改的奏折,她趁着祖父不注意,把一大堆奏折打包到了摄政王府。

    然后在这座凉亭中寻到喂鱼的皇兄…

    “皇兄,皇兄,你看阿离给你带什么好东西了?”

    “你这小猴子,倘若上官将军知道为兄越矩帮你批改奏折,只怕又得唠叨了。”

    “不管不管,皇兄不说,阿离不说,祖父又怎么知道呢?好皇兄,行不行嘛!”

    “唉!真拿你没办法!”

    凉亭中的幻影逐渐如泡沫般消散,楚离嘴角好不容易微微扬起的笑容也跟着消失。

    她目光呆滞片刻,深吸了一口气,艰难的抬起脚步,最终停在了一处落院外。

    落院被一位位身着铠甲的士兵围的泄水不通,就连屋顶也有人看守着。

    “没有朕的允许,谁都不许进来。”楚离手臂一抬,金牌一亮,顺利通过,直径推门而进。

    屋内摆设素雅,没有平常权臣家的名贵玉器,更没有天价名画。

    “谁?”房门的“咯吱”声,令瞌着眸子的楚连恪刹那间睁眼。

    “是我。”楚离挨着门后边的盆栽,红唇微启。

    “阿离?”楚连恪眸光一亮,赶紧起来,抬起脚步。

    一句“阿离”带着多少美好回忆?又带走了多少美好记忆。楚离心颤抖着,紧握手中墨扇,眼眶湿润,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出口直言:“你别过来。”

    楚连恪愣了下,停下脚步,声音嘶哑的笑了笑:“好好好,为兄不过去,阿离,你能来看为兄,为兄深感欣慰。”

    欣慰吗?某女讽刺一笑,眨了眨眼,想把眼眶里的泪水逼回去:“皇兄,面具戴久了就会露出破绽,戏演多了也会累。朕今日来,不是来叙旧的,而是想问问皇兄,为什么要这么做?朕对你不好吗?”

    这一番话让楚连恪明亮的双眼暗淡了下来:“阿离也认为是为兄想夺取皇位?”

    “不然呢?”难不成是薛飞燕自己想登基为帝?可能吗?楚国自古男尊女卑,她一个妇人如何登基为帝?

    不说朝野上下,就连祖父那边也过不去。

    “……”是啊!不然呢?楚连恪艰难笑了一下,脚步一个踉跄,差点栽倒在地,还好扶住了墙。

    “不管旁人信与不信,阿离,倘若为兄说,为兄根本没有参与夺位之争,更无称霸之心,你,信吗?”

    我……她很想信,可是薛飞燕的话历历在耳,容不得她不相信,楚离目光呆滞后,随之凌厉:“你还在说谎,薛飞燕亲口承认。枉朕对你一如既往地信任,你们真是让朕太失望了。”

    皇兄,只要你摘下面具,以心交谈,她从轻处置,可你……

    泪珠划过脸庞,滴落在手上,楚离心彻底凉了,她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转身时被木制花架绊了一下,整个人摔了一跤。

    下一秒被花架连带盆栽砸个正着。

    巨大的响声牵连着楚连恪的心,他不顾一切跑了过来,蹲下扶着她。

    “阿离,你没事吧?”

    “滚开。”吐了吐嘴里的土,楚离推开他,飞快站起,拍了拍身上尘土。

    泥煤的,连个王府的物件也欺负她。

    楚连恪攥紧拳头:“阿离你为什么不信?为兄真的没有起兵造反。”

    闻言,楚离拍衣服的手势停顿,直起身子,冷眼相待:“不知悔改。”

    说着准备离开,楚连恪一见慌了,从后面抱住了她,他不是怕死,他是怕她误会他。

    他那么爱她,她让他去死,自当义不反顾,唯一怕的是她恨她。

    “放开。”楚离全身绷劲,语气薄凉,温怒呵斥。

    “不放,为兄真的没有起兵造反,真的没有……”楚连恪全身都在抖,他在害怕,后面的一句硬是吼出来的。

    楚离忍着火山爆发的脾气,咬着嘴唇一脚跺在他脚背上,楚连恪吃痛,手臂的力气松懈的瞬间,某女巧妙的离开了他怀抱,距离两步之遥面无表情看着他。

    “阿离?”楚连恪有些恍惚,险些崩溃。

    他这无辜的模样,让楚离内心防御罩崩塌,认定他又在装,于是真实脾气一上来,痛彻心扉:“焉知帝王之家亲情薄凉,面具之上兄弟情深,面具之下噬人肉吞人血,可朕如此信任你,为什么?为什么要选择背叛?为什么?难道那皑皑白骨上的皇位就真的比亲情还重要吗?”

    句句切他肉,穿他骨,阿离认定了是他,楚连恪一时百口莫辩。

    确实不是他,前几日,他在吃饭时两眼一翻,晕了过去,今日才醒来,醒来之后才从外面士兵口中得知宫中之事。

    至于摄政王府突然涌出兵团之事,确实是他疏忽,现在想来,他是被母后摆了一道。

    他晕过去的太巧合了。

    “阿离,真的不是我。”

    “楚连恪你戏演的也够了,不是你难不成逼宫的那些兵力是从天而降吗?”楚离梗视他一眼,愤愤离开。

    <!-- chuanshi:23397394:133:2019-02-17 10:31:5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