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灵异小说> 光明王>光明王第一回 八十个金币

光明王第一回 八十个金币

作者:水墨刺青

    史诗大陆南方的蔷薇帝国碧蓝的天空下,被誉为帝国明珠的不莱迪岛最北边的悬崖上孤独的坐着一个满身伤痕的少年。那身黑色的,已经破旧的长袍胸口一枚银色的闪电徽章表明了,他是克莱德魔法学院的学生。

    他叫迈格林,十五岁。

    阳光照耀在他的身上,迈格林眯起了眼睛看着山崖下海浪冲击岩石撞出的一阵阵的浪花,听着它们发出的一声声的轰鸣,就那么静静的坐着。一群海鸥从远处盘旋而来,飞过了他的头顶,迈格林的目光追随着它们的身影回头,他看到克莱德学院那闻名整个史诗大陆的白塔,如利剑一般的正指着天空。

    三百年前第一任克莱德学院的院长,帮助洛克大帝建立蔷薇帝国的大魔法师,圣.约翰刻于白塔上的那句名言清晰可见。

    约翰说:要有光。

    于是,白塔三百年来夜夜照耀着帝国南海中的不莱迪岛,而岛屿上的不莱迪城从此也被称为不夜的城,

    可是生长在这样的环境下的迈格林至今却学不会任何一点点的魔法,原因很简单,他无法和任何元素有任何沟通。这也让迈格林成为了全学院学生们耻笑的对象。今天迈格林身上的伤痕,就是因为被耻笑后还击而得到的。

    “我说,要有光。”少年站了起来,对着夕阳伸出了瘦弱的胳膊,一片云横过天际遮挡住了阳光,白塔在一瞬间发出了一片柔和的白光照耀了全岛,迈格林的身影在海风里摇摇晃晃的,沐浴在白光中的他努力的吼着:“我要有光!我要有光!”

    最终泣不成声。

    “圣.约翰大魔法师,为什么我唤不起元素对我的认可?就连隔壁的玛格丽特大婶和丈夫打架打到激动的时候都能偶尔发一个小火球,为什么我这么努力,却不能拥有一点点的能力?”

    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五年来从来没有人来回答他这个问题。因为五年前克莱德学院的导师们就已经对他下了定论:“理查家的孩子天生是魔法的绝缘体。”

    虽然迈格林还不放弃,但是他自己也知道,随着年岁越大,自己看来这辈子是真的不可能学会魔法了。不学魔法难道去做骑士么?迈格林也不是没有动摇过,可是看看自己瘦弱的身材,再说一副最烂的骑士铠甲就需要三百蔷薇金币。而骑士资格的获得,也只能通过战场。

    自己去和凶悍的野蛮人玩命?

    迈格林痛苦的摇摇头,拖着几乎麻木的身躯,向着山崖下走去,山崖下不莱迪城东区的那栋有红色房顶屋子就是他的家了。圣.约翰留下的魔法阵通过白塔转化出的光把他的影子拖的长长的,仿佛甩不掉的厄运一样始终跟随着这个可怜的少年,迈格林裹紧了对他来说显的有些宽大的长袍,一步步的向着他一点也不愿意回去的家走去。

    他可以想象的出,现在家族没落却不倒架子的理查老爷一定又躺在草地上,在那里喝着劣酒,可怜的小女仆露西恩也一定在忙碌着父子的晚宴。

    家越来越近了。迈格林揉了揉脸,深深的吸了口气,大步向前走去。可是才转过街角,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说着:“是的,理查先生,我是迈格林的同学。”

    该死的狗腿伊夫立,盖夫家少爷的跟班。

    迈格林加紧了脚步,伊夫立那令人作呕,起码是令他作呕的声音继续响起,伊夫立在对着迈格林的父亲理查说:“理查先生,迈格林还没有回来么。我们早就放学了。”

    “我只不过在门口转了一圈而已,你们找我有什么事情?”迈格林出现了在了草坪前的篱笆门处。

    听到了他的声音,正在交流的人都看了过来,那个躺在摇椅上沐浴在白光下醉眼迷离的酒鬼,就是自己的父亲理查。那个看上去很英俊穿着也很得体的年轻人就是伊夫立,理查在叫着:“迈格林,你小子跑到哪里去了?”

    迈格林刚刚要说话,伊夫立却很开心很夸张的走了过来:“哦,迈格林,你回来了,我找你有事情商议的。”

    “你的主子盖夫少爷的主意吧?”迈格林讥笑着拒绝他的拥抱,闪过了他的身子,走到了自己父亲的身边:“父亲,露西恩呢?”

    “她在准备晚餐吧。你的脸怎么了?”

    “不小心擦伤的。”迈格林抬起头来看着伊夫立,他恨这几个家伙,嘲弄自己的同时,盖夫下午居然还要求自己转让家中的小女仆露西恩,认为自己家不配拥有这样的女仆。令迈格林想不到的是,盖夫居然派了伊夫立找到自己的家中来了。

    “你的同学找你什么事情?”理查似乎有些疑惑。这么多年来,他知道自己的儿子在学院里的孤僻,哪怕是被动的孤僻,所以他疑惑。

    迈格林摇摇头:“没有什么事情。”

    “不,有事情,迈格林,下午盖夫少爷的提议你觉得如何?你要知道,那可是五十个金币啊。”

    哗啦一下,理查一下子坐直了,他吃惊的看着迈格林,然后问道:“什么事情,五十个金币,天啊,五十个金币的事情。”

    迈格林愤怒的看着伊夫立,伊夫立笑着视而不见他的愤怒,对着理查道:“是的,理查先生,盖夫少爷下午和迈格林商议了,希望出五十个金币转让您家的女仆露西恩。您也知道,五十个金币绝对不是小数目了,不莱迪城里的市场上,那些精灵女仆也不过才八十个金币。”

    屋子里传来了一声奇怪的声音。迈格林脸色一变,连忙向着屋内跑去,贴着门后,他家的小女仆露西恩正跌坐在地上,被烟熏的发黄的白色围裙在她的腰间,十三岁的小女孩紧张的仰着头看着迈格林,她那还显得有些幼稚青涩的脸上露出一种说不出的楚楚的可怜。

    外边,伊夫立还在和理查说着什么。

    迈格林伸出手去扶她道:“露西恩,起来。”

    “少爷,您是要卖了我吗?”露西恩伤心的问道。随即她就焦急的拉着迈格林长袍的下摆哀求了起来:“少爷,不要把我卖了,我讨厌那个盖夫,别把我卖给别人。”

    “我知道,别怕,起来。”迈格林叹了口气,上次自己的父亲不知道发什么神经病,要露西恩去学院叫自己回家,结果年幼却很漂亮的露西恩就被那群恶少看上了,从此他们纠缠自己又多了一个理由。

    还好帝国法律规定凡在官方备案的入户奴仆不得原主人允许,不得离开。

    可是父亲那个老酒鬼会不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五十个蔷薇金币对于这个没落的家庭来说可不算一个小数目。迈格林心中担心着,随口安慰了一下露西恩,就站到了屋门口,白塔的光芒让屋前的草坪上的一切清晰无比。

    理查还躺在草坪的躺椅上,伊夫立正弯着腰和他说着,不过迈格林看到自己的父亲手在摇晃着,然后理查的声音就提高了:“不不不,伊夫立,五十个金币算什么?露西恩是我家的女仆,但是我就把乖巧的露西恩当做自己的女儿一样,自从三年前我从街头把她捡回来之后,一直很负责很疼爱的照顾着她。你的那个什么?哦,盖夫家的少爷五十个金币就想把她买走?不不不。”

    “那么八十个金币如何?理查先生。”伊夫立的声音也随即高了起来,他眼神闪闪的看着面前的老破落户。

    如果说全学院的人知道迈格林是个怎么也学不会魔法的废物,那么全城的人全知道他的父亲理查就是一个整天吹嘘自己家族光荣过去,靠在酒馆里讲一些杜撰的奇闻怪论骗些酒喝,玩一些赌局混一些钱财的老恶棍而已。

    五十个金币打不动你,八十个金币呢?这可是一般的普通不莱迪城居民们几乎半年的收入了。而且能让一家三口过的很好。

    伊夫立抛出底价的同时,很认真的对理查道:“不能再高了。”同时他的心里也在暗自佩服盖夫少爷的对理查的判断,因为他看到理查的眼睛放光了。

    理查看着伊夫立:“八十个?”

    “八十个。”伊夫立笑眯眯的点点头。自己一个小孩能和这样一个老家伙谈论买卖人口,金额达到八十个金币之多的事,这是何等的面子?跟着盖夫少爷果然是很好的选择,这次谈成了盖夫少爷一定会好好奖励自己的。

    想到得意处,伊夫立用更加坚定的语气问理查:“理查先生,这个家是您做主吧?只要您点头了,那么我们就立即签约。我的钱已经带来了。”

    “八十个金币?”

    迈格林焦急的大步走向了父亲,口里喊道:“八百个也不卖。”

    “对。”

    迈格林和伊夫立同时傻了,因为跟着迈格林说对的居然是理查。理查不仅仅赞同了迈格林的意见,他还站了起来。

    一个成年男子再怎么落魄,身材都会比十五岁的少年要强壮的多,理查站了起来,一双醉眼恶狠狠的看着伊夫立:“八十个金币就想买了我家的露西恩?”他的口水已经溅了伊夫立一脸,伊夫立有些狼狈的后退。

    出于他刻意模仿的虚伪的贵族礼仪,他强忍着对面那个中年醉鬼的满嘴酒气,和溅落自己脸上微凉的异物,伊夫立站直了身子努力的挤出一丝笑容道:“抱歉了理查先生,我不可能再给你更多的钱。”

    “理查,先生?哦,你这个蠢货,从你的名字就听的出来你是个平民吧,根据帝国法律你要称呼我为理查伯爵!伊夫立,在野猪打斗的地方,你的姓氏来源于野猪?天啊,露西恩,记得明天一定要好好的清洗一下草地,假如约翰保佑的话,夜里会有一场大雨么,理查伯爵家的草地被一头野猪给玷污了。”

    伊夫立立刻被讽刺的脸色苍白,他现在气的浑身发抖,他气的袋子里的金币都在叮叮当当的响着。理查敏锐的耳朵听到了这些响声,他立即敏捷的抓住了伊夫立的长袍,凶悍的把他推到了草坪上的那棵枯树上,然后上下摸了起来。

    伊夫立吓的在挣扎,就连迈格林都被父亲的一出搞的晕了。

    “找到了。说,你一个平民哪里来的这么多钱?”理查愤怒的看着伊夫立,非常生猛的用手拍打着他的头:“你说不说,是不是八十个蔷薇金币?我说我躺在躺椅上的时候,怎么感觉有人在摸我的口袋呢?你这个小偷,窃贼,我要把你送到大魔法官哪里去。我要…”

    “你这个恶棍,这是盖夫少爷给我的钱,你还给我。”伊夫立在那里努力挣扎着,他的另外一个同伴早已经落荒而逃了。

    迈格林知道,父亲假如贪了这八十个蔷薇金币的话,自己在学校里就麻烦大了,他刚刚要去劝说,理查突然回过头来对着他吼道:“该死的骗子,一句一个谎话,迈格林,带上露西恩,锁好门,我带你一起抓着他去盖夫伯爵家,我要当面问问盖夫伯爵,他的儿子什么时候有钱到随意的将八十个金币送给这位野猪的。找根绳子来,给我捆住他的嘴。”

    迈格林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大声答应着飞快的进屋,也不知道父亲怎么用绳子捆住人的嘴,而一直担心的露西恩一下子也雀跃了起来,只有心惊胆战给吓坏了的伊夫立在那里哭号着,理查这样的老恶棍哪里会把少年人的哀嚎放在心上,他还在冷静的盘问伊夫立,他的祖先当年是怎么打斗的,那种打斗是不是野猪繁衍后代的一种必然方式。

    肚皮都快笑破了的迈格林第一次觉得父亲这么的可爱,他飞快的冲了出来,后面跟着年岁还小却已经亭亭玉立的露西恩,一对父子很快的把那个家伙绑住了,与此同时,露西恩还在理查的示意下请来了隔壁的玛格丽特大婶,也就是那位在家庭暴力中常常突发性使用微型火系魔法从而占据上风的悍妇。

    玛格丽特大婶浑身滚圆的,对丈夫很凶悍对理查平时也很凶悍,但是一直很喜欢露西恩和迈格林,迈格林在学院受到的欺辱她也有耳闻,而刚刚伊夫立那种脱离了平民本色的无耻嘴脸让疼爱露西恩的玛格丽特很是不爽,于是她毫不犹豫的出动了,愿意做证人的同时还赞誉了理查说:“你今天才像个父亲。”

    随即她建议理查把金币布袋最好放到那个小贼的身上。

    理查对她这种小市民式的对一切细节意外的狡猾防范很是佩服,于是前所未有和平的两位邻居,一个破落贵族酒鬼,一个悍妇,一个小女仆,一个怎么也学不会魔法的倒霉鬼,还有一个更倒霉的家伙,连带八十个金币一起就向着盖夫家走去。

    白塔的光一如三百年来一样,温暖的照耀着约翰的故乡不莱迪城。

    迈格林的脚步前所未有的轻快。

    十分钟后,盖夫家的华丽的厅堂内,盖夫伯爵听完了突然变得文质彬彬的理查的讲述后,再询问了伊夫立,立即命人去叫来儿子,可是儿子不见了。心中知道自己儿子品行的盖夫伯爵是一个有勋章的退伍军人,他曾经是伟大的皇帝陛下直属的黑蔷薇骑兵团的一名少尉,在和野蛮人的战斗中受伤了这才回了家乡。

    他在不莱迪城他是一个很有脸面的人物,是一个真正的值得人尊敬的贵族。

    眼看暂时找不到儿子,盖夫伯爵只能对理查一家表示了歉意,并且拿出了那八十个金币,对理查说者算是对他家的赔偿。因为盖夫伯爵的好奇询问下,伊夫立也很没种的讲了迈格林脸上的伤痕的来历,那是下午盖夫少爷带着人寻衅之后,造成的后果。

    令迈格林再次感到意外的是,自己的父亲居然只取了十个金币,理查将多余的金币放在了桌子上,然后站了起来,很有礼貌的道:“盖夫伯爵,迈格林也没有受到太严重的伤害,年轻人哪里有不打架的,事情过去就算了,这十个金币,足够他去看伤了。今天,就这样吧。”

    盖夫意外的愣了下,看着理查这个全城知道的老混子,再看看桌子上的金币。他只能随着理查站而来起来,人与人之间不可再过分的推辞,理查既然这么坚定,盖夫当然不能为了显示自己钱多而非要给他,玛格丽特倒是在一边有些心疼,但是大婶却也感觉理查这样做很对,于是也没有再说什么。

    一行人一直走到了门口,玛格丽特带着露西恩先回去了,留下理查带着儿子向盖夫伯爵道别。然后转身要走,盖夫伯爵忽然问道:“理查先生,您今天好像变了一个人。”

    “那是因为阁下的鲜血曾经为自己忠诚的对象而流。”理查转过身来,很认真的道。

    盖夫伯爵默默的看着对方,迈格林也吃惊的看着父亲,今天晚上自己的父亲太让自己吃惊了,一连串的举动真的是完全变了个人似的。

    盖夫突然开口道:“理查先生,您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