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灵异小说> 光明王>光明王第三回 有意思的理查

光明王第三回 有意思的理查

作者:水墨刺青

    有意思的理查第二天早上是被自己的儿子吵醒的。

    他听到草坪上自己的儿子在那里发疯似的喊着什么,以及露西恩的欢笑,还有隔壁那个悍妇的尖叫声:“该死的理查,看看你的儿子,看看你的儿子。”

    理查迷迷糊糊的掀开了窗帘,白塔的光已经暗淡,东方却是漫天霞光,不过这一切都比不上草坪上的那道火光来的令他震惊。他猛的一把推开了自己的窗户,而他的儿子,迈格林正笔直的站在草坪上,而篱笆那边玛格丽特的一家都正在那里大声的叫好。

    “看看你的儿子。”玛格丽特喊道。

    听到父亲卧室窗户的响动,迈格林张开了双臂骄傲的转过身来。黑色的低级魔法学徒袍晨风里飘动着,迈格林的眼睛中闪烁着晶莹泪水,而他的手指间,是一团火焰在欢快的跳动着。猛然间迈格林手指一抖动,那团小小的火焰立即向着理查飞来。

    理查狼狈不堪的连忙闪躲,火焰却灵巧的转了一个弯又回到了迈格林的指尖。理查的狼狈神态惹的玛格丽特大笑起来,而迈格林在下面对着他挥舞起了手臂:“父亲,我能沟通元素了。我能沟通元素了。”

    “是的老爷,少爷能沟通元素了。”露西恩也跟着喊着。虽然她对魔法并没有真正的认知,可是她也知道,这对于迈格林意味着什么。

    “我马上下来。”理查连忙对着迈格林喊道,随即他从窗口消失了。

    他脸上露出的喜悦让迈格林很是开心,但是没有人看到理查的脸在离开了大家的视线后,变得阴暗,仿佛迈格林突然能沟通魔法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值得快乐的事情。理查匆忙的在穿衣,手忙脚乱,匆忙的要去拉开房门,在拉开房门之间他的腿碰到了床边,床铺咔嚓一下断裂了。

    理查一下子狼狈的摔倒在了那里。而听到楼上的那声响声,迈格林狐疑的抬起了头来:“怎么了?”

    “该死的床坏了。我的天啊。”脚步声中,理查很快的在屋门外出现了,似乎还没睡醒的邋遢贵族急急忙忙的冲了出来:“你真的能沟通元素了?”

    “是的,父亲。我真的能沟通魔法元素了。”迈格林毕竟还是一个十五岁的孩子,而理查再无能也是他相依为命至今的父亲。说着,迈格林伸出手来:“我现在能沟通自然元素了。”

    “是么。这真是令人高兴的事情,迈格林,你是怎么做到的?”

    迈格林有些觉得奇怪的看着父亲,他从理查的笑容里却看到了一点担忧,这种感觉让他非常的奇怪,但是他还是随即回答了父亲的问题,迈格林说:“就和过去一样,然后就突然的能够和他们沟通了。”

    “突然之间?突然之间?”理查觉得不可思议似的,手在儿子的身上乱-摸。

    “是的,突然之间,你干什么?”

    “真是值得开心的一天,进来,进来,我说玛格丽特,这种事情不要在外边说,我的儿子要让那些耻笑过他的人大吃一惊才有意思。你说呢迈格林。”理查一边说着,一边对着露西恩道:“露西恩,你去和那个大嘴巴的胖女人说一说,不然游戏就失去乐趣了。去吧去吧。”

    说完他拉住了儿子进了屋,就把门关上了。

    “你昨天晚上似乎大叫了一声。”

    “我?”迈格林茫然的指着自己的鼻子,他是真不知道。

    理查一脸的严肃:“是的,你大叫了一声。”

    “好吧,就算大叫了一声,可能是做梦吧,父亲,我现在能沟通元素了,你怎么一点也不开心?”

    “不不不,儿子,你能这样我很开心,只是太突然了我觉得有些不能接受,能学习魔法是很重要,但是你的身体更重要,你有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看着理查担忧的样子,迈格林不由得想到了欧罗那个精灵昨天夜里,在他的世界中对自己那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他联想到这些,不禁看着理查很怀疑的问道:“没有什么不对劲的,难道父亲你,你知道我不能学习魔法的原因?”

    “什么?”理查突然笑了起来,伸出手揉揉儿子的柔软的头发道:“开什么玩笑,你觉得我比你们学院的导师还厉害?哦对,我屠过龙,哈哈。”

    可是迈格林没有笑,迈格林直直的看着父亲:“父亲,你有些不对劲。”

    “跟我来。”对视了几秒后,理查拽过了儿子的手,向着自己的卧室走去,狭窄的楼梯容不下两个人并肩,但是理查依旧固执的侧身紧紧抓着儿子的手没有松开,一直到了自己的卧室内。迈格林看着贴墙放着的木床散了地上,被褥滚在了墙角。

    突然间,他看到了自己父亲睡裤的膝盖下一点点的破损,而木床的一角开始几道裂纹贯穿了很深很深。

    理查似乎没注意到儿子的注视,他正伸出头去,掏出几个金币对着露西恩说今天是休息日,又有这样的喜事,干脆请玛格丽特一家吃饭,让要去买菜的玛格丽特带露西恩一起去买点食品回来。

    当理查转过身的时候,他看到了迈格林正蹲在了那里,被褥被完全掀开了,那张木板床的床板上无数的裂纹如同蜘蛛网一样的布满了整个曾经完整的床面。而迈格林随后就弯起腰来,手指摸着陈旧湿润的墙壁上崭新的纹路。

    理查就这么看着儿子,直到迈格林回过头来。

    “坐吧。”理查指着靠窗的一张椅子道。

    “恩。”迈格林走过来,却蹲下身子,手指放在了父亲的膝盖下面,破损的睡裤被他一把扯开,理查偏偏动也不动,对儿子这个举动好像毫不在意一样,迈格林看着父亲的膝盖下面一个微小的红点,他抬起头来仰视着父亲:“盖夫伯爵说,您是个有故事的人,现在我相信了。”

    理查苦笑了一下,再无之前一点点的颓废和玩世不恭。

    “好吧,坐吧。真是观察细致啊。想掩藏都掩藏不住。”

    “你是我的亲生父亲么?”

    “混账东西,我不是你的亲生父亲谁是?”理查被儿子突然而来的一句询问,一下子就点的有些失态了,对于男人来说,这个问题实在很令人恼火。

    迈格林放心了,希望自己父亲是个强者的少年欣喜的拉过了父亲的手,身子向前微微的倾靠着,期待的看着理查:“父亲,有什么要告诉我的?你快说。你以前真的屠过龙么?”

    “你安静的坐好。我以为那些世俗的耻笑,嘲弄,欺辱,等等的一切能让你变得沉稳,现在的你有些让我失望呢。”

    “过去的父亲很让我失望。”迈格林狡黠的一笑。

    看着儿子很久没有的,对自己的亲昵神态理查有些失神,他缓缓的伸出了手来,再次抚摸了一下迈格林的头发,才说道:“迈格林,你能先告诉我你身上发生了什么嘛?”

    “什么?”迈格林心中一震。他感觉到了欧罗似乎也很在意,随即他的心中传来了欧罗的警告:“不要告诉任何人我的存在。”

    “你身上发生了什么,在你沟通魔法元素之前,或者说,是什么促成了你终于能沟通了魔法元素。”理查的神态非常非常的认真,甚至有些紧张。

    “我,我没有啊。”

    “不要骗我,是什么让你这样的,比如你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奇怪的人?”理查问道,他的问题一个接一个,非常的紧凑,非常非常的紧凑,迈格林能从中听得出,他好像还有点害怕?

    怎么会呢?理查怎么会害怕?

    突然的,迈格林又想起来了,从他懂事以来,无论理查是在外边诈赌被人家追上门,还是喝多了和人打架,再或者和谁吵嘴,无论是发生了什么丢人现眼的烂事,对手是谁,他从来都没从自己的父亲身上感觉到害怕,今天,这还是第一次。

    可是他不能说。

    他知道欧罗的能力,欧罗到目前为止也是他能拥有魔法的关键,而且他害怕得罪了欧罗失去魔法的同时,还会让自己和父亲陷入他的报复,不知道怎么的,他觉得欧罗一定是个很了不起的精灵,能构造自己空间的魔法师都是惊天动地的人物。

    于是,迈格林只能对着理查坚持:“我真的没有遇到过什么奇怪的事情和人,昨天下午我还不能施展魔法,但是一醒来我就能沟通了,我想到马上要考试了,这是我最后的一次机会了,我睡不着,于是就到了院子里,继续努力试探,结果一瞬间就出来了,我想也许是约翰大魔法师保佑我吧。父亲,这对我是好事,你在担心什么?”

    “我的天,睡一觉就能沟通魔法了?”理查欲哭无泪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多少年在多少人的欺辱耻笑乃至围攻下,迈格林已经受够了折磨,也早学会了隐藏自己的心事,无论喜悦还是恨意,当喜悦过去后,沉静了下来的他现在作出的反应连理查都看不透了。理查苦恼的抓了抓头,看着看似无知的儿子,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父亲,你在担心什么?”迈格林很急于知道。年轻人总希望自己有些与众不同,却不知道与众不同往往意味着麻烦的开始。

    “没有担心什么。好吧,我告诉你实话吧,我以前的确去过蛮荒原野,也的确有不错的身手,也的确见识了黑暗深渊。”

    “屠杀过巨龙?”

    “不。没有的事情,我没到深渊就吓跑了。”理查很羞愧的面对自己的儿子,正面承认自己那是在吹牛。

    迈格林露出了一点调侃味道的笑容。理查恼羞成怒的对着儿子的脑袋拍了一下:“巨龙,怎么可能有对付的了呢?那种玩意根本就是不该存在这个世间的强悍生物!每个人都知道我在开玩笑而已。是的,开玩笑。”

    “父亲,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到底在担心什么。”

    “我没有任何的担心,本来我以为你是遇到了什么奇迹,或者什么高人指点才突然领悟了和元素沟通的本领,就想询问一下你然后换点谈资的,既然你是睡觉之后就可以沟通元素的,为什么之前那么多年你睡那么多次都没有呢?也许真是约翰保佑吧。”

    “是约翰大魔法师。”迈格林不满于父亲对偶像的这种随意性称呼。

    “是的,是的,希望将来你也能成为圣约翰这样的人物。”理查哈哈一笑,迈格林却依旧不依不饶:“父亲,我总觉得你藏着什么秘密。似乎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我一样。我甚至感觉你对我不能使用魔法是知道原因的。虽然你不承认,但是这又是怎么回事情?”

    看着儿子指着的烂床,低头看看膝盖的理查只好苦笑道:“孩子,关于我的一切不要告诉任何人。理查家虽然没落了,但在没落之前。”

    “在没落之前拥有整个不莱迪岛。我从小就听过了。”

    “耐心点听我说完,理查家原来非常非常的大,有很多很多的人,后来因为数百年前的蔷薇帝国战争,而受到了极大的损失。但是理查家一千年来的祖训是,每个年满十八岁的成年男子都必须隐姓埋名在外边游历五年才可以回家。虽然理查家没落了,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可是祖先的遗言我们都是要遵守的,所以在年轻的时候,我在外游历,遇到了很多人很多事。”

    说到这里,理查停顿了下,看着聚精会神的儿子,重重的叹了口气:“在佣兵里有着一定的名声,自然也有着不俗的功夫,可是那时候年轻,不懂事,得罪了帝国的一个显贵,被他们派出军队追杀,我的朋友们都在当时战死了,只有我一个人侥幸逃了出来。还好理查家的祖先们要求子孙出游的时候必须用和家族无关的名字。所以,所以他们这才没有找到我。我刚刚担心这个,后来想想,他们怎么会这个好心的帮助仇人的儿子呢?我告诉你的一切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

    说着理查缓缓的解开了衣服。

    指着自己胸口一道看似浅浅的伤痕对着迈格林道:“当年这一刀是对方一个极其强大的勇士隔了数十米虚劈过来,从而留下的,现在看似不严重,但是当时,我甚至能看到我的心脏在空气里跳动了。”

    迈格林惊骇的睁大了眼睛,伸出手去抚摸父亲胸口的那道伤痕,他的心中欧罗突然的轻轻咿了一声。迈格林在心中问他怎么了,欧罗回道:“你的父亲没有撒谎,我感觉的到伤口一直到你父亲的肋骨上都有着裂纹,不过放心,理查的伤早就好了。”

    这个时候,理查还在说着自己的秘密。

    “我不能告诉你仇人是谁,因为一切已经过去了,你还年轻,一不小心说漏了嘴就会带来灾难。我也不会告诉你当年我怎么得罪那个贵族的,毕竟一切已经过去了。回到了这里后,我认识了你的母亲,她是个好女人,可是在生你的时候走了,那个时候我很恨你,觉得是你带走了你母亲的生命。唉。”

    知道这个原因的迈格林没有说话,他看到理查再次提及,只能沉默,没有见过的母亲的画像他看了无数次,一个很温柔漂亮的女人,永远拥有二十五岁的容颜。看似整天浪荡的父亲其实用情很深,迈格林扬起头来看着父亲依旧很英俊的面容,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父亲,你的样子那个贵族记得么?”

    “不会记得的,放心吧。等到你要离开家的那天,我会把过去的事情全部都告诉你的。好了。我们的一切谁也不能告诉,露西恩回来了,一起去玛格丽特大婶家吧,记得好好的学习你的魔法,我想你一定会成为圣约翰那样的大魔法师的,因为,你有天赋。”

    “你的父亲是个很不错的男人。迈格林,要尊重你的父亲。”欧罗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响起。

    “欧罗先生,您是不是也知道些什么,我是不是有些和常人不同?”

    “没有什么不同,别整天做白日梦。不过你倒是可以和你父亲学习些武艺。恩,我看你完全可以和那位盖夫伯爵学习以掩人耳目,因为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你的父亲比他厉害多了。”

    “有多厉害?”迈格林惊喜极了,他完全相信欧罗的话。

    “不确定。但是没有发现么,你的父亲这样的声名狼藉却还能活的这么滋润,没有一点点的本领怎么行呢?”

    听从了欧罗意见的迈格林立即向着父亲开了口:“父亲,你可以教我武艺么?我想一个魔法师假如有强壮的身体,也许会更好一点。起码我不会像那个被你殴打的魔法师那样,在念咒的时候轻易被人打倒。”

    理查笑的非常的难看:“做事要专心,学习魔法就学习魔法,再说我已经叮嘱你了,我的一切不要说出去。突然之间你学会了武艺,怎么解释?”

    “父亲,我,我可以假装和盖夫伯爵学习,回来之后你在悄悄的教我可以么?我不想被人欺负。”

    “不想被人欺负。”理查咀嚼着这句话,他突然看着自己的儿子叫了起来:“不对啊,你脸上的伤痕怎么没有了?”

    (请大家帮忙收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