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小说> 民国福尔摩斯与慈禧陵>民国福尔摩斯与慈禧陵第十一 尸踪何寻?

民国福尔摩斯与慈禧陵第十一 尸踪何寻?

作者:心与

    第十一 尸踪何寻?

    慕千成鞋子也没有穿,就跑过去拉开了纸门,漆黑中一阵冷风吹来,还夹杂着几片从屋顶掉落的树叶,叶子打到了慕千成的脸上,让他情不自禁举起手做出了自卫的架势。

    在这种漆黑的环境里,在林昕刚刚的尖叫下,无论是谁都难免会精神紧张,会风声鹤唳的。

    走廊里一片漆黑,但应该没有人,因为人类只要一走在这早已有些腐朽的木板上,无论如何都是会发出声音的。

    院子里本来有几只石灯笼,那懒惰的管理员,却连灯都没有掌,慕千成从有烛光的房间突然跑到屋外,还需要一会才适应得了这片黑暗。

    环境逐渐变得可以辨识,这正门外的走廊上没有人,小院落里也没有人藏着,不过这院子的大门倒是被拉开了,但若有可疑人进来,在门边值班室的管理员居然会没有发现,而且马房里的老马们也没有警觉?

    慕千成掏出了林昕的微型消音手枪,若说林昕见到了可疑的东西,必定是从她居住的房间那些纸门上看到的,也就是跟慕千成现在所处位置正对着的,要到达那里,最快的方法就是从走廊上绕过去。

    穆千成听见屋子里林昕的说话声,跟着文成就冲了出来,“可疑的家伙在哪?”

    “这里看来没有了,我们分头从两侧绕过去。”

    说动手就动手,文成从左侧的走廊绕了过去,慕千成则选了右边的,这走廊就是绕着整栋房间而已,一冲刺拐弯,两人就到了后门处,也就是林昕说看到僵尸的纸门外。

    慕千成举起了枪,却发现自己指着的人是文成,走廊上根本已没有了别人。

    这就怪了,如果说林昕看到有人影在这,立刻惊叫了起来,那人影要么留在这里,要么就只能往慕千成立刻到达的前门方向跑,走廊外是很高的围墙,就算有梯子,也不可能一下子就爬了出去,何况这里根本没有那种工具。

    “从前门跑了?”,文成瞪着慕千成。

    慕千成当然明白他的意思,是质疑自己行动慢,或是看走眼了,没有发现立刻从前门逃遁的可疑人物,而若发现了打开的院子铁门,也必定会加深了文成的这种看法。

    不过慕千成却没有答他的话,也没有辩解的意思,而是立刻蹲了下来,还用手不停地抚『摸』走廊的地板。

    文成却没有注意到慕千成的发现,还只是不停地小声叨唠,他这更多是对私人怨气的发泄。

    “这里有些奇怪的印子,虽然我用手已『摸』到了是什么形状,但还是要确定一下”,要确定当然需要光源,慕千成正打算回房间拿蜡烛,走廊的地板上却传来了声响,让他们都紧张了起来。

    微弱的光线从右侧走廊上传了过来,渐渐变明亮了,跟着他们就看见老管理员龙牧捧着烛台跑了过来,“各位大人是出了什么事?”

    慕千成也不跟他多说,从他手里接过了烛台,就蹲下再次查看地板,已老旧从原来的木『色』变的有些棕黑『色』的木板上有些凹陷的印子,就像是什么重东西压在上面印出来的。

    “六指的脚印,而且这次是大人的!”

    慕千成的话让文成也赶紧蹲了下来,管理员可是吓到差点摔下了走廊,“僵尸,索命的龙伦来了,可不关我的事。”

    “你用不着害怕”,慕千成把烛台放在了地板上,冷笑了起来,“若这真是什么僵尸鬼怪,还不冲进来把我们都杀了。因为他害怕我们身上的枪,才故弄玄虚的,只不过是希望让我们感到害怕,不过,你千万不要把这事说出去,免得人心惶惶。”

    管理员龙牧的脸都白了,不知道答应。

    文成看着地上的印子,陷入了沉默,过了好一会,突然一手揪着管理员的衣领,“你怎么不点起院子里的灯,又让院子门了,而且林站长发出声音时,你到底在干什么?”

    龙牧说话都已经口齿不清了,“我,我???????”

    慕千成拍了拍他的肩膀,“都一把年岁了,镇定点,慢慢说,我保证你没有事。”

    龙牧喘了几口气才能说清楚话,“我在值班室里,不过睡着了,人到了这个岁数,精神本就不太好,而且这驿站也甚少有人使用,这时候就睡惯了,一下子没有听到声音。”

    慕千成把脸凑近龙牧,“你好像不但是睡着了,还喝了点酒?”

    “哪里有”,龙牧显然是知道自己失职了,连连摇头,但酒气却忍不住从嘴里喷出来,“就是吃的菜里,下了点烧酒去炒。”

    “不论怎么说,你嘴巴和肚子里是有酒的”,慕千成微微笑了笑,“如果追究起来,你是肯定失职的。不过我想林站长和文副站长这么宽宏大量,也不打算追究你的,只要你配合。”

    “我一定配合”

    慕千成点了点头,“晚上值班时小酌几杯是老习惯了?我也有些朋友有这种习惯”,慕千成尽量让龙牧放松下来。

    “是的”,这失职的老头低下了头。

    看到慕千成开始问话,文成的脸黑得很,也不知是责怪慕千成又出了风头,还是代表自己等善作主张,但又碍于在纸门后的林昕,不便立刻发作。毕竟林昕虽然看不到这里的情况,但可是字字句句都能听到的。

    慕千成指着地下,深入地板的脚印,“你之前可曾发现有这些印子?”

    龙牧也趴了下来,凑着灯光看了那些脚印,“之前怎么可能有这些东西,这么显眼的,我应该早就发现了,今天下午带这位官爷来的时候,也没有察觉。这位官爷也巡查过环境的。”

    文成只哼了一声,但也就是说他同意龙牧的说法,慕千成看着地上的脚印,仔细推敲起它可能形成的时间。

    既然管理员说以前是没有的,而文成之前也没有发现,那么在自己和林昕也到达后,更加没有发现谁来这里动手脚。那么能留下脚印的,就只有刚才林昕说看到可疑人影的瞬间。

    那片刻,居然能在木地板上,留下这么深的脚印?

    慕千成猜测到这里面应该有什么手法,但一时间也确实想不到,他接着问龙牧:“那你的意思是你没有发现任何人进来,或者更确切说是喝了酒以后,你根本就睡糊涂了,但你睡之前,大院的门可是关上了?”

    “绝对是关上的,当然只是拴住,从外面如果小心一点也是可以开的。”

    慕千成陷入了更深的沉思,此时纸门后传来了些微声响,一块纸门也鼓了起来,显然是林昕靠在那,纸门后也传来了她的声音,“管理员立刻带文副站长到大院前门察看踪迹,慕先生来我这里,你都没有听我说看到了什么,又怎能推断。”

    “追踪可疑人的事,请让慕先生陪我一块去,也多个照应”,文成口里虽然是这么说,但显然是不愿意林昕单独把所见的告诉慕千成,因为那样的话,就等于说林昕更信任他。

    门后又传来了林昕的声音,“文站长,你还拖拉什么,那可疑人可跑远了,就这么定了,你去搜寻一下,我和慕先生研究一下这里的情况。我们可要分工合作。”

    文成满脸怒气,狠狠推了龙牧一把,就绕着走廊,跑向院子正门了。

    慕千成也觉得林昕这么做有些不妥,他不是不愿意林昕信任自己,毕竟现在大家还是伙伴,但他不愿意因为私人恩怨与文成结仇,这会增添他行动的苦难,若跟这么一个家伙纠缠上了,也不是好玩的。

    由于林昕房间的纸门是关着的,所以慕千成只能回到自己的房间,再从连通两件房间的门里转到林昕那。林昕还穿着宽松的便服,倒向不到她出外还这么讲究,睡时还有一套衣着,不过她正对着纸门出身,没有发现慕千成在背后的欣赏。

    她的床边放着慕千成之前放在自己房里的烛台,看来林昕这本没有点灯的,是听到她的叫声后,文成拿了慕千成的烛台跑了进来。

    “林站长,究竟看到了什么?”,慕千成的话都让林昕吓了一跳。

    “我看到了一个人影,就映照在这扇纸门上”,林昕一边说一边模仿起那诡异的动作,“那人还伸出双手,跳着跳着就到了纸门的尽头,一下就不见了,我想是绕道了旁边的墙壁后,应该是打算望你们那边跑去,所以就喊了起来,那感觉就像是古代的僵尸一样。”

    林昕的脸有点红,又道,“我失态了。“

    “哪里,换了是我,只怕比林站长还要喊得大声,还什么都没有看清楚呢!”,慕千成看着林昕略微有些紧张的脸,“想必林站行会那么大声喊叫,定然是想吓住那妖怪,同时把我们这两头猪给叫醒,。”

    林昕的脸红了红,“你真会给人台阶下。”

    慕千成的嘴里虽然说得轻松,也让林昕红着脸看着他,但他的心里却没有这么轻松啊,因为那到底是个什么玩意,他也不清楚,但对方留下了深深的脚印后,又突然消失了,却是真的!

    <

    <!-- 88:86535:37415147:2019-03-03 09:40: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