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农门喜嫁>农门喜嫁第一章 穿越农家

农门喜嫁第一章 穿越农家

作者:公孙筱依

    陆家村的隆冬腊月,呼啸的北风刮得窗子沙沙作响,到了五更天的时候,下了一夜的大雪终于停了下来,透过木板的窗子向外望去,一片银白的世界。

    紧闭的柴房里面,破烂的柴草堆上,一个女孩慢慢的蠕动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慢慢的睁开眼睛,陆采青感觉又冷又饿,伸手盖了盖被子,却抓了空,懒洋洋的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忽然惊醒。

    这是哪里,自己不是出了车祸被迎面而来的大货撞飞了吗?怎么突然之间就来到这里,而且左翻右看,自己的手突然变得好小,低头在昏暗的房子里看见了自己身上那薄薄的补丁落着补丁的碎花棉袄,这不是古时候的衣服吗?,难道自己灵魂出窍,住进了这个女孩身上?

    『迷』『迷』糊糊的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八成是穿越了,她本来是高高兴兴拿到了新开发的农业转基因成果,想着把这一消息告诉父母,自己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高兴之余开车走神的功夫,出了车祸。

    看着这四处『露』风的柴房,又透过窗子看着外面的大雪,她猜想着这个女孩估计是抵不住寒冷冻死了,自己才穿到了她的身上,这样解释才合理,不管怎样,二人也算是有缘。

    这时候,柴房木门被人大力踹开,就听陆强扯着脖子喊道:“陆小四!天都亮了,你还赖在这里,不起来做饭,你想饿死我们是不是?赶紧给我滚出来!”

    陆小四?谁呀!是在叫我吗?因为房里只有她一人,她踉踉跄跄的起身,忍着饥饿,挪动几步才挪到门前。

    看见眼前一个横眉立目的少年正在愤怒的瞪着自己,看年纪有十六七岁的年纪,皮肤黝黑,长发被松松的焕起,高鼻梁薄嘴唇,十足的乡下黑小子。

    陆采青没有理睬,闭上眼睛,自己呼吸了一下雪后的新鲜空气,忽然脑子里涌入了一些小女孩的记忆。

    原来这个小女孩也叫陆采青,她竟然穿到了古代农家,过了年十二岁,她在陆家排行第四,上面有两个姐姐,大姐陆彩凤刚刚出嫁,家里还有个二姐陆采莲,还有眼前的三哥陆强。

    她知道这个三哥是个自私自利的赌鬼,整天游手好闲的不干正事,在家里经常以欺负采青为乐。

    她不是陆凉生和陆氏的亲生女儿,只是两口子半路收养的孩子,流浪在外的陆采青年纪小寻思是和家人走散了,还一问三不知,他们觉得不花一分钱就找了个苦力,才收养了她,陆凉生的老家闹饥荒,于是就投奔了陆家的亲戚,他们久居在这里,也就成了陆家村的村民。

    陆采青自打被他们收养时候,一直是被他们呼来喝去,当牛一样使唤,还不给饱饭,经常挨打受罚,饿上几顿是家常便饭,可怜的采青胆小软弱,从来不敢还嘴,她始终念着他们一家对她的收养之恩,没有他们自己说不定早就恶死他乡了。

    陆强看见陆采青不理睬自己,气的喊道:“陆小四!你长胆子了是不是?竟敢不听你三哥我的话。”

    “干什么呢?一大早就吵吵!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一个女生响起,接着一挑帘,就看见一个穿着小花袄的女孩走了出来,陆采青知道,这就是原身的二姐陆采莲。

    只见她黄皮肤,瓜子脸樱桃口,样子清秀,漂亮谈不上,只是皮肤娇嫩显得与众不同。

    “二姐!你看看这死丫头天亮了还不起来给我们做饭,贪睡了不要紧,还胆子大了不听我的话,她这是要翻天了二姐,你要好好收拾收拾她。”陆强站在那里打小报告道。

    陆采青知道,这个二姐是个尖酸刻薄,欺软怕硬的女孩,她十分的贪慕虚荣经常和村里女孩比美,要是在外面受了气,就会回家拿采青撒气。采青被她毒打几乎成了家常便饭。

    陆采莲一听,胆小怕事的陆采青今天竟然胆大包天敢不听话,于是快步走上前来,笑『吟』『吟』的眼瞅着采青,近前来抡起手掌就要像往常一样想给她一耳光。

    陆采青见状,条件反『射』般就抓住她的手,问道:“你怎么出手打人呢?”

    “哎呀!你是鬼附身了还是撞邪了,敢和我还手?谁给你的胆子,小贱人!看来我不给你抓抓痒,你肉皮就刺挠了是不是?”陆采莲挣开她的手,转身就抡起了院中的扫帚,照着陆采青劈头盖脸打来。

    陆采青见状心道,原来的陆采青已经死了,你现在竟然还想打我,我可不是个好欺负的角『色』,于是,看见扫帚落下来,闪身一躲,随手又抓住了她手里的扫帚。

    “哎呀!你还敢躲,你今天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是不是?还敢抢我扫帚,陆强还傻站着干什么,还不过来帮忙。”她边说边卯足了力气往回夺扫帚。

    陆采青见她使了蛮力,便使了个坏,双手轻轻一松,陆采莲因为用力过猛,没想到她会松手,一下子闹了个屁墩,坐在雪地里,挣扎了好几下也没起来,陆采青没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气的她大骂:“好你个小蹄子!你敢和我还手,看我起来不挠死你,陆强!你死人啊!我是帮你在出气,还不过来帮忙。”

    陆强见了赶紧小跑几步,上前扶起陆采莲,嘴上还说:“你看我说吧!这死丫头今天撞邪了,二姐我们一起教训她,让她知道知道咱们陆家的规矩。”

    “去把铁锹给我拿来,今天我不把她打的跪地求饶,我就不是你二姐!”陆采莲狠狠的道。

    “好嘞!我去取!”陆强接过话,得意洋洋的看着陆采青,意思是等着吧!死丫头让你不听我的话,今天就让你好看,就见他屁颠屁颠就去找铁锹。

    陆采青见二人合力要打自己,这可不能吃眼前亏,于是便喊:“来人啊!打人啦!打人啦!”

    陆强拿着铁锹一看,小四正在扯着脖子喊,这要是招来了邻居可怎么好,以前发生这样的事,只要采青不张扬,邻里是不会过问别人家家事的,现在她这一叫嚷,自己名声不就完了,以后还怎么娶媳『妇』,他马上扔掉铁锹。

    陆采莲激了,拾起铁锹照着陆采青就劈了过来,陆采青赶忙躲闪,这时房间里又走出两人。

    陆采青躲闪之际,偷偷打量了一下所谓的父母。

    陆凉生身材偏瘦,瓜子脸耷拉眉,小眼睛,嘴边还留着两撇小胡,面黄肌瘦的样子显得特别颓废。

    陆氏满脸的臃肿,身体偏胖上身穿黑白碎花的棉袄,下身穿着绿『色』棉裤,脸上还擦着厚厚的胭脂水粉。

    “大清早!你们两个作什么妖?怎么还抡起铁锹了,采青你又惹你姐姐生气了是不是。”陆氏不分青红皂白就开口喊道。

    陆凉生看着院中追逐的二人,喊道:“采青!你就不能让让你姐姐吗?怎么说她也是你的亲姐姐,就不能和睦一点吗?”

    陆采青听着二人开口就向着自己的女儿,自己都快被她劈死了,还在责怪自己,陆采青呀陆采青,知遇之恩不是这么报的,如今的我决不再受你们这样的窝囊气。

    “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怎么就不问问我,是因为什么,她就动手打我?”陆采青开口道。

    陆氏听了,心中就是一愣,怎的今天这丫头开口顶撞起他们来了。

    “娘啊!你看看这死丫头害我坐在雪堆里,新衣服都脏了,你要给我做主,我一定要出了这口气才甘心。”

    “该打!死丫头不知道自己姓啥了是不是?我和你爹供你吃穿,就是为了让你欺负你二姐的吗?”

    “死丫头!你站那别动!看我今天不打残你?”陆采莲见娘亲帮着自己马上就又来了精神,举起铁锹就要劈向陆采青。

    这时候就听大门口出现了嘈杂的脚步声,还有吵吵嚷嚷的人群像打架似的,陆采莲一看是奔着自己家而来,顿时吓得丢掉铁锹,躲在陆氏身后。

    陆采青也止住脚步,暗笑陆采莲在窝里横,胆小怕事只会欺软怕硬,不过还是抬眼向大门处好奇的看去。<!-- 88:50503:23034897:2018-11-24 10:38: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