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农门喜嫁>农门喜嫁第二章 上门讨债

农门喜嫁第二章 上门讨债

作者:公孙筱依

    陆氏一把陆采莲揽在身后,大家都把目光集中在栅栏门口。

    就看见门口来了一大群人,嘈杂的脚步声把地上雪踩的吱吱作响,紧接着就看见那群人吵吵嚷嚷的来到门口,气势汹汹的踹开栅栏门,进门就喊:“陆家还有没有喘气的!赶紧给我们滚出来!”

    陆凉生看见这个势头,顿时被吓得站在原地打哆嗦,他这人本就是胆小怕事的男人,家里大事小情都是由陆氏当家做主。

    他用眼睛票了票田翠云,田翠云用眼睛狠狠的剜了他一眼,嘴里嘟囔道:“真是没用的男人,到了关键时刻,什么时候也指不上你,竟然每次都让我这婆娘出头。”

    骂归骂,可是人家找上门来了,还是要有人出面。

    陆采莲这时却胆小的跑到了陆凉生的身后,田翠云对这个女儿是百般疼爱,因为这个女儿生情就随她,争强好胜,容貌还好,这几个孩子里面她最喜欢宠溺她,而且陆采莲嘴也好,会哄陆氏开心。陆氏便多偏向与她,希望她嫁个有钱的大户,自己将来好跟着沾光。

    看见来人气势汹汹,赶紧嘱咐:“采莲啊!赶紧躲好了,凡事有娘呢!”

    然后换了张面孔把目光移到了陆小四的身上,狠厉的说道:“小蹄子!傻站着看什么热闹?还不赶紧去看看出什么事了?”

    陆采青想着,好事轮不到她,坏事轮到自己头上,不过还是把目光移到了门口那群人身上。

    只见领头的是一上了年纪的男人,中等身材,密的眉『毛』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一双如炬的眼睛。

    看这穿着打扮有点像大户人家的管家总管之类的,身后跟着一些家丁,她往后看了看,后面簇拥的人群里好像还抬着什么。

    李管家看着那婆娘打发一个干瘪瘦弱的孩子出来搭话,顿时生气,上前一把把陆采青扒拉到一边,指着田翠云说道:“陆氏!你看看你做的好事,别想让一个整天受气的孩子来为你顶包。有种你给我站出来,今天一定要给我们李老太爷一个说法。”

    陆采青本就不想搭话,就势闪身站在一旁,陆氏看了心里咒骂这死丫头无数遍,但是碍着有外人在场,就不在计较,等着事后算账。

    她听见人家指名道姓叫板,只得整理整理头发,扯了扯棉袄,满脸堆笑的走了过去。

    “李管家!你看看你这一大早上的,进来还没喝口水,就这样生气,您大人有大量,有事好好说!”

    陆氏见李管家没有理会自己这般献殷勤,又试探着开口:“不知道李管家这兴师动众的来我们家,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李管家这才轻蔑的看了看陆氏,一侧身,把手轻轻一扬,道:“把人抬进来!”

    一群人抬着门板,上面裹着被子,被那些家丁抬到陆氏面前,陆采青疑『惑』的看着,心里猜测这门板上的人会是谁呢?

    就在这时,李管家也不绕弯子,厉声说道:“陆氏!这你情我愿的正常出嫁,你家女儿却在嫁进来之后寻死了,你该给我们李老太爷一个说法!”

    此话一处,陆家几人听得明白,顿时十分震惊,却都不敢去掀开被子证实,可见她在家里的地位。

    原来这门板上躺着的是陆家的大女儿陆采凤,前日被李家以二两银子做彩礼,抬进了李府给他傻儿子做了小。

    可是世人皆知,李老太爷家的儿子虽然是个傻子,可是他『性』情怪癖,臭名远扬,虐待成狂,虽然他有个有钱的老爹,但是谁愿意把自己好好的闺女送入虎口。

    陆采青看着地上的陆采风,努力的回忆着,这个大姐平时不言不语,对自己却也没好到哪去,如今死了和自己也没多大关系。

    原来是陆凉生的婆娘,鬼『迷』心窍,听到刘媒婆花言巧语的哄骗,这才得了二两银子就把自己女儿给卖了,心想着女儿日后若是挺过来,生个一男半女,自己不是也跟着借光。

    谁成想刚刚过了一天,自己的美梦就这样破灭了,可是她心里明白,人家李家可不是省油的灯, 今天这样兴师动众的来,肯定是要她们给个说法。

    刚想到这些,李管家就张口了:“陆氏!话说我们李家以前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但是你家不同,你家闺女到了我们家就不吃不喝,和我们少爷还没圆房就这样死了,给我们家添了晦气,你们这是骗婚?”

    话一说完,陆凉生腿打膘,吓得直接瘫倒地上,陆氏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转回头,仗着胆子说道:“李管家!这人是你们接走的,一手交钱,一手交人,怎么是我们骗婚呢?我好好一个大黄花大闺女说没就没了,我们还没有找你们算账,你们怎么就欺负到我们头上了,这还有没有天理!我的凤儿啊!你怎么就丢下娘走了呀!”

    陆氏仗着声高,坐在地上就演戏般哭天抢地的心疼女儿,越说越觉得自己占理,她这一吼引来了街坊邻居挤上前来看热闹,她更觉得有了靠山,就表演起来,趴在女儿身上就演起了苦情戏。

    李管家可不管她怎么嚎叫,放话道:“陆氏!今天我们来就一个目的,人你们留下,银子还来,今后我们就当没有这档子事,不然我们老爷说了,要拿你们见官,告你们骗婚!”

    陆氏抬起头来,嚎叫:“你们还讲不讲理,我们可是死了女儿,你们还想要钱,各位街坊邻居,你们给我评评理,他李家是不是欺人太甚。”

    陆采青看了看四周,围观的街坊邻居听了之后都是漠然,没有声援她的意思,可见平时她们陆家在这里人缘是多么的不好。

    陆氏见无人响应,顿时也没了主心骨,毕竟是小门小户没见过世面,只是会仗着农『妇』那点蛮横撒泼打滚,一看无人问津帮衬,气势就一下就弱了下来。

    “人我们是给你抬回来了,银子今天我们必须带走,今天这事就算过去了,不然我们现在就去见官,那可不光是还银子的事了。”

    陆氏听了无言以对,吓得跌坐在雪地上,陆采莲听了要吃官司,马上跑到她的面前道:“娘啊!快把银子还了就是!大姐那个穷酸命不会享福,死啦死啦还连累我们!”

    “傻孩子!要是有银子我们还和他计较什么?”陆氏低声道。

    “银子呢?”陆采莲疑『惑』惊讶的问道。

    陆氏小声的回道:“你们这一身一身的衣服不要钱啊!再说了你哥昨个又去赌输了,我们哪里还有银子。”

    陆采莲听了,站起来顿时吼道:“陆强!你怎么又去赌,家里摊上大事,你要我们一起去蹲大狱吗?”

    陆青手双手『插』在衣袖里,躲了几步,怯怯的嘟囔道:“二姐!你的新衣服不是也穿了吗?你还在村里显摆了半天呢?”

    陆氏忽然破罐子破摔的开口道:“李管家!既然银子没有,你看看我们家有什么东西值钱,你就看着拿吧!”

    李管家听了,看了看他们这四处漏风的房子,讥笑着撇了撇嘴道:“就你家这破房子卖了都不值,少废话,老爷说了没钱就去见官。”

    “不行不行!我们不要蹲大牢。”一边晃头,一边四处巡看,忽然站起身来,一把拉过陆采青,往李管家面前一推:“你看看!把她带回去抵债好不好!”

    陆采青正在看着热闹,忽然被人大力一拽,听着她一番话,陆采青真想上前给她几个耳光。<!-- 88:50503:23034907:2018-11-24 10:38: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