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农门喜嫁>农门喜嫁第三章 采青远嫁

农门喜嫁第三章 采青远嫁

作者:公孙筱依

    陆采青正在看着热闹,忽然被人大力一拽,听着她一番话,心里气愤不已。

    她的脑袋在飞速运转,看着地上素未谋面的大姐惨死,自己在被送去李府,那不是羊入虎口。陆采青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这时候,李管家看了陆采青半天,啧啧叹了口气道:“陆氏!你是不是在说笑,你把我们李家当什么了,让你这样推三阻四的,你自己看看那孩子长的瘦小枯干,要模样没模样,要屁股没屁股,这带回去,老爷还不得扒了我一层皮?”

    陆氏一甩手,摆出来无赖的…样子,说道:“那你看怎么办吧,要钱是没有,要人就这一个。”

    “怎么会是一个呢?你身后的那个好像是叫采莲吧,这个就可以,没钱就拿她抵债。”

    陆氏听了之后,马上回身护住自己的女儿,使劲的摇头说道:“这可不行,她可是我的宝贝女儿,换谁也不能换她。”

    李管家听了之后,手指晃动的点着她道:“你这婆娘,都是你的孩子,你这偏袒的也太明显了,今天你要么交银子,要么交人,自己掂量着办。”

    “不行不行!不要『逼』我,我已经死了一个女儿,不能再送走另外一个女儿,你们就行行好,把那个死丫头带走好了,你们放心,她吃的少干活快,而且还是个黄花大姑娘,把她抵债好了。”说完伸手指着陆采青。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把陆采青推来搡去谁都不让过。

    陆采青听了,这是要『逼』自己,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呀,这样的人家还有什么亲情可言,于是心道你会演戏我也会。

    就看见她扑通一下跪在雪地,使劲的挤出眼泪痛苦道:“大姐啊!你怎么就走了呀!你不是非常疼爱采青的嘛!怎么舍得丢下我一个人啊!大姐!这个家里只有你对我最好,现如今你走了,把我也带走吧!你看看他们才是一家人,大姐呀!我们当牛做马都比不上二姐的一个手指头,大姐!你等等我我也跟起去吧!”说完左顾右看作势就要撞头。

    同时她也余光瞄到有些『妇』人被自己的一番哭喊有所动容,同时也是延缓时间,给别人劝解自己的机会。

    就见人群中刘氏终于看不过眼,走了过来,把预撞头寻思的陆采青拉住,护在身旁,接着还有几人也护住采青,怕她在寻短见。

    这时刘氏开口指责他们道:“你们大人商量事情,做什么为难一个孩子,她平时就够可怜的了,你们这做父母的怎么忍心,这大的刚刚走了,还要再把小的送去受苦,你们还是不是亲生的爹妈呀!”

    此话一出,陆采青先是愣了一下,也不在挣扎,躲在刘氏身旁掩面哭泣。看热闹的邻居也觉得陆氏做的实在太过分,平时这孩子在他家就是受尽虐待,现在又要把她往火坑里推,纷纷伸手指责他们。

    陆氏被大家指指点点,口里还强辩的说着她如何如何供她吃穿,遭到了大家的嗤之以鼻。

    陆采青见自己假意寻短见见成效,得意的看着陆氏。

    刘氏看不过去,开口又道:“陆家婶子!说实在的,你们两家的事情,我本来打算不想管的。但是你们这样为难一个孩子,我有点看不过去。我现在有一个办法,能解你们燃眉之急。”

    陆氏一听有办法,马上换做笑脸相迎,陪着笑脸,问道:“什么办法?”

    刘氏看了看陆采青,眼里流『露』出同情的神『色』,然后才对着陆氏道:“我娘家一个村上有户陈家,家里老大病了好久,想要说个媳『妇』冲喜,可是家里男人死了,就剩个陈寡『妇』带着两个孩子,家里没钱说媳『妇』,没办法就放出过话来,说是给一两银子和一袋麦子,是个黄花大闺女就可以做她家媳『妇』。”

    话音刚落,陆氏就抢先说道:“刚好刚好!冲喜就冲喜,这彩礼钱加上我们在凑凑够还债的就好。”

    陆采青听了,还是逃脱不了嫁人,不过这初到古代,人生地不熟的,去哪是个问题,养活不养活得自己还是个未知数,不是说那家冲喜的人是个病秧子吗?那就不能把自己怎么样?看看这家人的嘴脸,一听够还债的,腰板也直了起来,就好像钱已经到手了一样,离开这里兴许也是一种出路。

    又一想,目前只有这个办法能解燃眉之急,免去了自己送到李家的厄运,还能摆脱现在的困境,不就是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吗?现在这里也没什么好留恋的,男方家好像就三个人,总比这里好得多。

    刘氏就知道,陆氏是个见钱眼开的人,说了之后一定会痛快答应,就是苦了采青这孩子,说好听点,男人病好了,她还能好过一点,要是男人死了,在那家里指不定会说她是扫把星,日子会更不好过。

    伸手抚『摸』着孩子的头嘀咕道:“孩子!去了那是享福还是遭罪就看你的造化了!可别怪刘婶多管闲事,在这家里他们早晚会虐待死你的。”

    陆采青心里说道,不是早晚,是已经死了,不然自己怎么来的,脑袋里回想起刘婶带着自己去河边洗衣服,偷偷给自己杂面饼子吃的画面。

    陆采青知道其实她家也不富裕,男人身子不好,整日用『药』顶着过活,还好儿子大了,在外打些零工,日子还算过得去,和陆家一墙之隔,整日看见小小的采青被他家人使唤的像狗一样,还经常虐待鞭打,不给她饭吃。

    想到这些,陆采青伸出小手,安慰她道:“刘婶!谢谢你对我的照顾,还要感谢您对我的帮助,只要我日后有能力一定会报答您的。”

    刘婶低下头,认真的看着她,心里诧异,怎么今天这孩子开口说了这么多话,不过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何况是个受压迫的孩子。但是面对着马上就要离家的孩子来说,也许会和以往不同,想通之后,然后看着她笑了。

    陆采青觉得,这个女人是她来到这里唯一一个对她好的人,心里暗暗发誓,以后如果自己飞黄腾达,一定要报答刘婶对自己的关照。

    在二人说话之际,陆氏也和李管家商量好了还钱的时间,有了钱一切都好说,最让陆采青吃惊的是,陆氏竟然让李管家把人抬走了,说是进了李家的门就是他家的人,死活一概不再过问,是葬是丢概不负责。

    陆采青虽然有心厚葬这个姐姐,可是自己温饱还是问题,身无分文的她也是无能为力,陆采青无奈只得放手。心里暗暗决定,自己日后一定要飞黄腾达。

    人群散了,陆氏马上拉着刘婶不让她走,笑脸相迎的把她拉进了院子,一点都看不出有丧女心痛的感觉,笑嘻嘻的道:“刘家婶子!你看看这个事已经说到这里了,这是不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陆采青听了这是急着要钱呢?想着也是,李家急着要钱,刘氏说这把人送到地方一来一回也要小一个月,陆氏黑了脸,最后刘氏自掏腰包先垫了钱和麦子,陆氏这才放人。

    陆氏恐怕多搭一顿饭,就让刘氏马上把人领走,刘氏一家也不富裕,想着早晚也得把她送到目的地,多呆一天也于事无补,于是,刘氏把家里安排下,给她找了身自己穿不下的旧衣服,虽说刚刚好,但是陆采青太瘦小了,衣服穿在身上还是显得肥大,不过总比之前的衣服好太多。

    刘氏家里有个儿子叫刘双柱,比采青大了两岁,老实巴交,看见人就会傻笑,十足的乡下汉子,有股子蛮力,在村里借了辆牛车,拉着他娘和采青就这样上路了。

    刘氏娘家在济州县城边的陈家村,刘氏本名叫陈秀芬,经人介绍才嫁给了远在陆家村的刘家,一路上风尘仆仆,因为身上带的干粮有限,三人都是省着吃,一天就吃两顿饭 ,还是杂面饼子,虽然拉嗓子,但是陆采青确实饿了,也顾不上其它,总比饿着强,住在大车店的柴房里,刘氏对弱小的陆采青也是照顾有佳,还教她一些如何对待未来婆婆,少受罪的一些经验之谈,陆采青感激不已。

    其实她也想过半路逃走,可是这人生地不熟,对这个世界还一无所知,自己跑了不要紧,最重要是连累了刘氏一家,就连过年都错过了和家人在一起,人家图什么,最终还是打消了逃跑的念头。

    这一日就到了济州府地界,这一路上远远的就看见荒凉一片,地上还长满了枯草,看样子是荒废已久田地。放着好好的田地,不去种植,却家家挨饿,只有一些平整地方才有种田的迹象,这上好的良田怎么就这样荒废着,这让陆采青百思不得其解。

    不知不觉就来到了陈家村口,刘氏把儿子打发回了娘家,自己则把人直接带到了一家房屋门口。<!-- 88:50503:23034927:2018-11-24 10:38: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