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反派邪魅一笑>反派邪魅一笑第59章

反派邪魅一笑第59章

作者:西子绪

    事实上秦开奕一直没有忘记炎骨曾经说过的一句话,炎骨说:“我不过是华莲教的一条狗罢了。”从这句话里就明显可以知道……炎骨和华莲教以致子阳配的关系匪浅。

    但是因为每次一提到子阳配炎骨的脸色就会特别的难看,秦开奕就没去给炎骨找不痛快,几乎很少在炎骨面前提到子阳配这个名字。

    可是他不去找麻烦,不代表麻烦不会来找他,秦开奕看着子阳配阴沉的脸色,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在识海里叫了炎骨:“炎骨,你在么?子阳配说他有话跟你说?”

    没有回答,原本叫一声就会出现的炎骨此时却像是失去了踪迹,秦开奕叫了几声之后就无奈的发现——要是炎骨不自己出现,他还真拿这家伙没办法。

    子阳配似乎知道秦开奕的无奈,冷笑着说了一句:“炎骨,你这时候不出来,可别后悔。”之后转身就走了,留下秦开奕一个人莫名其妙。

    待到子阳配离开走后,秦开奕总觉的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的地方,等他细细想来才出了一身的冷汗……他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在小说里,秦石离开灵山派的十年之后,灵山派就遭遇了魔道的围攻,沈飞笑带领众弟子保护住了灵山派,从此之后他在灵山派的地位扶摇直上,彻彻底底的顶替了秦石在清虚子心中的位置。

    然而让秦开奕浑身出冷汗的原因却是这场魔道围攻灵山派的发起人,就是他自己。

    按照小说中的剧情,走火入魔的秦石将沈飞笑恨到了极致,不但手刃了无数同门的师兄师弟,还企图用柳玲儿的生命威胁沈飞笑自裁——结果当然是悲剧的,身负主角光环的沈飞笑奋力一搏将得意洋洋的秦石打的重伤遁走。

    秦开奕想到这里的时候就脑袋一阵眩晕,他来这个世界了这么些日子……还没有杀过一个人,如果系统真的要他去做那些事,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硬下心肠为了返回度而放弃自己最后的底线。

    虽然秦开奕在内心深处仍旧将那些没有存在感的那些同门当做NPC,可是他的内心深处却冒出一个微弱的声音——绝对不能杀,若是杀了……就真的回不去了。

    “炎骨,活着么,子阳配已经走了,别藏了。”想的越多,心情越不好,语气不爽的在识海里叫着炎骨的名字,秦开奕终于看见一团火焰出现在识海里,慢慢的凝成了人形。

    “他居然没死??他居然没死???”炎骨的声音里充满了莫名的惊慌:“他怎么会没死??”

    “谁没死?”秦开奕莫名其妙的看着炎骨。

    “……子阳施……子阳施怎么会没死……”像是见到了什么怪物一样,秦开奕甚至都能见到炎骨额头上的冷汗。

    “什么意思?对了,炎骨你知道子阳诗诗么?”秦开奕突然想起了什么,他疑惑的问,这改变的剧情让他觉的挺奇怪的。

    “子阳诗诗?你怎么会知道子阳配的妹妹?”炎骨狐疑的看着秦开奕。

    “……她真的存在啊。”小声的嘀咕了一声,秦开奕心中悬着的石头落了地,他还以为剧情被改变了呢。

    “当然存在了。”炎骨看了秦开奕一眼,继续他的念叨:“不过子阳施怎么会活着呢……他应该早死了啊。”

    “死了?什么意思?”秦开奕奇怪的看着炎骨:“你反应怎么那么大。”

    “中了神蛊的人居然还活着……子阳配到底想出了什么办法帮他救活的……”炎骨语气艰涩无比:“按照我的推算,他应该六年前就死了……”

    秦开奕不知道炎骨到底在纠结什么,他只知道小说里的华莲教是没有教主的,为了衬托子阳配至高无上的地位,他似乎只是随手写了一句教主已亡就略过了,因此现在根本不明白炎骨到底在纠结什么,不过这时的秦开奕却隐隐约约的感到……蝴蝶效应的力量,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

    怀着沉重的心情,秦开奕迷失在了人生的路上——好吧,真相是子阳配那王八蛋把他随手丢在这里导致他迷路了,妈蛋,这些屋子怎么都长得一模一样啊,连鬼影都没有一个他要怎么问路!!!

    在相同的地方绕了好几个圈之后秦开奕彻底放弃了,他一屁股坐在地上,非常没有形象的从戒指里掏出一个苹果,咯吱咯吱的啃了起来,变啃边含糊道:“言唔,岛地嗯嗯有(炎骨,到底怎么走)。”

    “……”炎骨很想蒙住自己的眼睛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但是他还是忍了,深呼吸一次之后道:“你有传消息的纸鹤么?给子阳配送一只去,这里有阵法,没有他带你一辈子都别想走出去。”

    “……”秦开奕扶额,他就知道子阳配那么干脆的走了果然有问题,这么睚眦必报的家伙可能不留后手么?

    无奈之下,秦开奕只好又掏了只纸鹤出来,附上自己的魔气,将纸鹤传给子阳配。

    又等几个时辰,在秦开奕把自己带来的所有苹果都吃完了之后,接到纸鹤的子阳配才姗姗来迟,他看着像个无赖一样坐在地上的秦开奕嘴角抽了抽:“你就不能注意一下你的形象么?”

    “注意形象有什么用,这里又没有妹子。”秦开奕无所谓道。

    “走吧。”像是拿秦开奕没有办法了一样,子阳配没有再多说话,领着秦开奕就往外走去。

    在子阳配的带领下,秦开奕很快就走出了困住他的阵法,周围的华莲弟子也多了起来,他仔细一看,才发现这里竟像个祭坛。

    “好好修炼吧。”心情依旧不太好的子阳配连习惯性挂在脸上的笑容都不见了:“你那个小师弟还真是不是好惹的。”

    “怎么?”秦开奕疑惑的看着子阳配。

    “他居然结丹了。”子阳配面无表情道:“他是我所知道的,第一个不满二十岁就结丹的道修。”

    “结丹了???”秦开奕一脸惊恐:“你没开玩笑吧??”——他记得在原著里沈飞笑十年之后都没有结丹啊!

    “这个玩笑好笑?”子阳配道:“在我们离开的第五天,灵山派就出现了天劫异象,之后便是祥云漫天,一看就是结丹成功的天象,呵,没想到啊,你个修魔的师兄居然被修道的师弟就这么赶上来了,我是你,早就羞愧而死了。”

    “……”秦开奕听着子阳配的调侃,心情却异常的沉重——这种修炼速度,怎么想都不对劲啊,沈飞笑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他有心魔。”子阳配知道秦开奕的疑惑,倒也没有再卖关子:“有的心魔可以让人精神崩溃,有的心魔却能让人的功力日进千里。”

    “为什么?”秦开奕还是不明白子阳配话中的含义。

    “为什么?”听到秦开奕这疑问,子阳配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这个罪魁祸首:“心魔,也可以叫做执念,好色之人被□所惑,欲权之人被权力所迷,那么如果这个人的执念是变强呢?——如果他最终的愿望就是强到可以支配一切,强到可以获得自己心爱之物。”

    “……不对啊,那总有和他有一样执念的人吧,其他人怎么没有修炼的这么快?”秦开奕不敢相信道。

    “其他人有山云小记立下根基么?”子阳配道:“其他人有雨霖铃使得心智明朗么?”

    “……好吧。”秦开奕讪讪……这一点他倒是没想到。

    “你还是祈祷他晚点知道你是面具人吧。”子阳配淡淡道:“要不然我还真担心你今后会遭遇什么事。”

    “……”秦开奕脸色难看的不知道说什么。

    “以沈飞笑那个性子,只怕是要把你关在笼子里的。”说是玩笑话,却带着几分认真,子阳配对着秦开奕道。

    “……一点都不好笑。”秦开奕皱起眉头。

    “是,挺不好笑的。”子阳配敛去了笑容,若有所思的看着秦开奕:“离子阳施远一点,他可不好惹……还有,华莲教里,不该去的地方,千万不要去,否则我也就救不了你。”

    “嗯。”秦开奕这点倒是没什么异议,他知道这个教派最出名的就是蛊虫和符箓。

    “走吧,去看看你住的地方。”这么说着,子阳配将秦开奕带到了一间不起眼的小屋子旁,屋子周围的岩壁上种着一些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花,有些像小朵的雏菊,香味却十分的浓郁,秦开奕不由自主的打了两个喷嚏。

    “不要乱跑,好好修炼。”将秦开奕带进屋中的子阳配淡淡道:“你要知道,没有价值的人,是没有资格待在华莲教的。”

    “我当然知道。”秦开奕觉的子阳配的态度非常的奇怪,就好像一直在暗示他什么事情。

    “知道就好。”又看了秦开奕一眼,子阳配转身离开:“那我先走了,你好自为之吧。”

    “嗯。”秦开奕没有再说什么,那种怪异的感觉越发强烈了,强烈他都怀疑子阳配哪里出了问题,而这个让他心情难以平静的直觉,直到见到某一幕时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