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小说> 谋明天下>谋明天下第十六章 乞丐

谋明天下第十六章 乞丐

作者:风中的失落

    (求点击,求推荐票,求收藏,求支持。)

    两天的时间过去,吴宗睿足不出户,而且表现的沉默。

    吴顺贵和廖文儒都认为吴宗睿肯定是在家里温习功课,毕竟九月份要参加乡试,时间不多了,他们没有打扰吴宗睿,每天一大早就去忙活了。

    吴宗睿压根没有心情看书,也没有到田地去劳作,他苦苦思索,想着如何应对即将爆发的赣州农民起义,足足两天时间,他想破了头,也没有好的应对办法。

    对于这场即将爆发的农民起义,吴宗睿知之甚少,只知道起义军首领夺天王是信丰县人氏,而夺天王为什么带着暴动的农民攻打安远县城,而没有直接攻打信丰县城,他不知道,史书上面也没有记载。

    真正的穿越了,尽管有廪膳生员的身份,可手无缚鸡之力,无权无势,在小小的吴氏家族都没有多大的发言权,如何去应对农民起义。

    吴宗睿真正担心的,还是家里的那十多亩田地,刚刚种下的玉蜀黍和大豆,以及播种下去的水稻,是绝不能遭遇到损坏的,否则季节过去了,来不及补种,下半年必定出现粮荒,自家倒是能够应对,可吴氏家族若是整体遭遇到劫掠,作为家族中的一员,难以独善其身。

    鬼知道夺天王率领的暴动农民,会不会经过新龙乡和新龙里,如果经过,这些已经红了眼的暴民,会如同蝗虫一般,卷走沿途任何的东西。

    至于说农民起义军攻打安远县城的事情,他倒是不会特别的关注。

    眼下最为关键的,还是避免让吴氏家族遭遇到起义军的进攻,至少做到未雨绸缪。

    接下来两天的时间,每天一大早,吴宗睿就出门去了,在四周转悠,不断的查看地形。

    “大哥,来了一帮讨饭的,看着可怜,伯父让我叫你回去,看看怎么办。”

    正在仔细看着山坳地形的吴宗睿,扭头看了看廖文儒,没有特别的在意。

    这年月,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新龙里已经出现好多讨饭之人。

    “哦,我知道了,让爹拿一些吃的给他们,让他们吃饱,临走的时候带一些粮食,都是可怜之人,活不下去才讨饭的。”

    廖文儒点点头,转身准备离开。

    吴宗睿忽然想到了什么,看着准备转身的廖文儒再次开口了。

    “文儒,有多少人来讨饭啊。”

    “有十多人,伯父就是感觉到麻烦,才让我来叫你的。”

    “这么多人啊,问清楚是哪里来的吗。”

    “还没有。”

    吴宗睿稍稍思索了一下。

    “好的,我们回去看看,十多人出来讨饭,人不少啊,究竟是哪个地方的。”

    前些日子来讨饭的,大都是一个两个人,而且这些讨饭之人,只会到土墙屋那一带去,他们不敢到围屋去,害怕遭遇到痛打和驱逐。

    每次遇见讨饭之人,吴宗睿都会毫不犹豫的拿出饭食,让讨饭之人吃饱,临走还让人家带一些粮食,他没有办法从根本上解决人家的困难,也只能尽绵薄之力了。

    “宗睿,你可回来了,看看这些人,真的是造孽,要不是遭灾了,也不至于讨饭。。。”

    吴顺贵的话还没有说完,吴宗睿就被眼前的景象震住了。

    一行近二十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须发皆白的老人,也有嗷嗷待哺的孩子,更有满脸菜色、面无表情的妇孺。

    他们身上穿着的难以称之为衣服,用布巾和草巾形容一点不为过,少的可怜的衣物根本遮不住身体,没有人穿鞋,全部都光着脚板。

    所有人都说灰扑扑的,脏的出奇,脸上和身上到处都是污渍。

    周遭散发着一股难闻的味道。

    穿越以来,吴宗睿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情形。

    所有人的眼神同时看向了吴宗睿,他们大概明白,能不能讨到饭,就是眼前这个少年郎做出决定了。

    吴宗睿沉默了好一会,讨饭之人他见过,可眼前这些人,明显是举家出来讨饭的,称呼他们为乞丐可以,称之为流民更加合适。

    如果不是活不下去,断了最后的一丝生路,没有谁会举家出来讨饭。

    “爹,请王婶她们过来帮忙做饭,家里还剩下的两块肉全做了,让他们吃饱,文儒,准备一些热水,找一些衣物,让他们洗洗,穿上衣服,另外准备一些稀粥,让小孩子吃粥。。。”

    吴宗睿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老人走到他的面前,扑通跪下了,其余人也跟着跪下。

    吴宗睿连忙上前去,扶住了跪在前面的老人。

    “老人家,快快起来,要不是迫不得已,也不至于如此,故土难离,我这也是尽微薄之力,您还是要想办法,带着家人回去。。。”

    吴宗睿的几句话,让老人的眼泪流出来了。

    半个时辰之后,饭菜全部备好。

    看着这帮人狼吞虎咽,吴宗睿只能轻声开口,让大家慢些吃。

    王婶等人在一边看着吴宗睿,不知道说什么好,她们感觉吴宗睿心太慈了,这些年,新龙里不知道来过多少讨饭之人,如果每一次都这样做,再大的家业也承受不住。

    何况吴宗睿的家里也没有多少的钱粮。

    老人的胃口小一些,吃下两碗饭就饱了。

    看着精神明显好了一些的老人,吴宗睿轻声开口了。

    “老人家,你们是从哪里来的,怎么家里变成这个样子了。”

    老人看着吴宗睿,颇为惶恐的开口了。

    “回老爷,我们都是从虎山乡来的,家里什么都没有了,里正和征粮官开始收缴田赋,我们拿不出来钱粮,只好全家出来,这里一共有两家人。。。”

    “不是说四月初一开始征收田赋的吗。”

    “我也不知道。。。”

    吴宗睿叹了一口气,微微摇头,眼前的这些人,今天能够吃一顿饱饭,明天还不知道有没有饭吃,不出所料,这批人最终的结果是饿死。

    正当吴宗睿准备吩咐廖文儒给众人准备一些粮食的时候,一个中年壮汉端着碗站起来,看着吴宗睿,神情有些畏惧。

    吴宗睿看了看这个中年壮汉,挥了挥手。

    中年壮汉上前来了。

    “老、老爷,不知道您这里需要做苦力的人吗,我、我能够做事情。。。”

    老人看见壮汉如此说话,脸上露出气愤的神情。

    “老二,乱说什么,老爷给我们饭吃,还给我们衣服。。。”

    “爹,我也是没有办法,我们出来的时候,夺天王还要我跟着他干。。。”

    “你敢,要是你敢跟着夺天王乱来,我打断你的腿。。。”

    听见这一对父子的对话,吴宗睿的身体微微颤抖,脸色也有些发白了。

    他按捺住激动的心情,慢慢开口了。

    “老人家,我家也需要一些劳力,一会我和爹商议一下,你们刚刚说到的夺天王,是怎么回事,这名字好奇怪啊。”

    老人脸上露出鄙夷的神情。

    “什么夺天王,还不是我看着长大的,打小就好吃懒做不耕田,拖累了家里的爹娘,还说什么做大事,这家伙要是能够做什么大事,那太阳就打西边出来了。。。”

    “哦,这个夺天王也是虎山乡人氏吗。”

    “是啊,隔着我们不远。”

    “夺天王要您的儿子去做什么事情。”

    “还能有什么事情,里正和征粮官到家里来催缴田赋,夺天王说家里没有粮食,说是约上几个人,找到官府去说理,我看他是蒙了心。。。”

    吴宗睿终于断定,老人家嘴里的夺天王,就是赣州起义军的首领,眼下这个夺天王,肯定是在聚集人马。

    转身回到屋里,吴宗睿和吴顺贵简单商议了一下,接着出来。

    中年人已经吃完了,大概是吃的太多,不断的打嗝。

    老人站在中年人的身边,脸上也带着期冀的神情,自家儿子要是能够找到事情做,那全家人也不必外出流浪讨饭了,至于说田赋,恳求里正和征粮官缓一缓,还是可行的。

    “老人家,我家中的确需要劳力,我看这样,留下两人在我家帮忙,管吃管住,每月三百文钱,一直到秋收季节,您还是带着大家回家去,不要四处漂泊了。。。”

    吴宗睿还没有说完,老人拉着中年人,再次跪下了。

    “老爷,您就是我们罗家的救命恩人啊。。。”

    所有人都吃完饭了,妇孺和小孩子换上了干净的衣服,看上去好多了。

    吴顺贵准备了一些粮食,交给了老人,这些粮食,能够让一行人维持十来天到半个月的时间,至于说以后,有两个壮汉在家里做事情,拿到的酬劳让家人不至于饿死还是可行的。

    信丰县所辖的虎山乡,距离新龙里不足一百里地,这一行人走回去需要四天到五天的时间,那个时候,恐怕虎山乡已经发生了变故,里正和征粮官暂时不大可能征收田赋了。

    老人的二儿子和侄子留下,其余人千恩万谢之后,转身回家去了。

    安顿两个壮汉的事情,由吴顺贵负责,吴宗林最后送来的二十两白银,吴宗睿已经交给了吴顺贵,家里有银子,维持开销绝无问题。

    吴宗睿甚至来不及询问两个壮汉的名字,就急匆匆朝着围屋的方向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