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小说> 谋明天下>谋明天下第二百四十章 如何恢复元气

谋明天下第二百四十章 如何恢复元气

作者:风中的失落

    “先生,无主土地的清理,截止今年年底,那些全家被叛军杀害的士大夫家族、乡绅家族,其原来拥有的土地,全部收归官府所有,由官府重新进行分配,那些下落不明的士大夫家族和乡绅家族,其土地由官府暂时保管,想办法全部租赁出去,那些想着全家搬离登州和莱州的士大夫家族、乡绅家族,其家族拥有的土地,全部由官府收购,暂时无银两支付的,写下欠条,百姓和农户家中的土地,则要清理仔细一些,确定家中之人全部被叛军杀害,才可收归官府所有,总之,今年年内,登州和莱州所有土地,必须要清理完毕,春耕时节,所有土地都要耕种,不得荒芜。。。”

    曾永忠快速记下,尔后抬头。

    “大人,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激了,特别是那些准备要搬走的士大夫家族和乡绅家族,他们会不会和官府对着干。。。”

    “别管那么多,非常时期,就要用非常的手段,登州和莱州的土地决不能荒芜,否则不要说三年,三十年都难以恢复。”

    “好的,巡抚衙门马上下发文书,要求各府州县遵照执行。”

    “嗯,登州府衙的事情,你多关心一些,史大人性格偏软,有些时候容易犹豫不决,让那些士大夫钻了空子,你和史大人说及巡抚衙门决定的时候,尽管强硬一些,不要留有任何的余地,如此史大人才会完完全全照办。”

    “大人,我明白了。”

    吴宗睿点点头,站起身来。

    “先生,登州和莱州目前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人口大量流失的问题,这是致命的,没有人来耕种土地,什么都是白说,这些日子我仔细翻阅了以前的黄册,叛军作乱之前,登州黄册有人户九万八千余户,九十七万余人,莱州黄册有八十一万余户,八十三万余人,当然,这个数字肯定会有些夸大,这些年连年灾荒,人口数肯定是减少的,官府没有统计,可是经过了这场叛乱,我想登州和莱州,总人口怕是不足五十万了。”

    曾永忠看着吴宗睿,也是微微摇头,跟着开口。

    “大人,这几天我最关心的就是人口,大人预计登州和莱州有五十万人,依我看,怕是夸大太多,能够有二十万人,就很不错了。”

    “先生为什么这么说,怎么人口如此之少啊。”

    “大人,我的分析来自于叛军作乱时候斥候侦查的诸多情报,叛军作乱的时候,占领了登州府城,黄县,平度,招远,昌邑等城池,控制了登州和莱州绝大部分的地方,叛军手段残忍,攻破城池之后,烧杀劫掠,抢走所有值钱的东西,随意杀人,等同于屠城,叛军路过的村镇,鸡犬不留,如此情况之下,很多州县所剩人口寥寥无几,其他没有遭遇到叛军荼毒的州县,大量的人口逃离,往青州和济南的方向而去,这其中还有土匪趁机作乱,胡乱杀人,就算是如今,依然有大量的人口往青州和济南等方向撤离。。。”

    吴宗睿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他还是过于乐观了一些。

    登州和莱州如此大的地盘,人口如果不足二十万,能够做什么事情,要知道这个时代,一个地方的繁荣富足,依靠的就是人口,不管是发展农业还是商贸,没有人口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大人,巡抚衙门是不是下达文书,禁止人口继续往外迁移,这样还能够保住一些人户。”

    “不用,想走的我们用强留住没有意思,我看这样,从皮岛、旅顺、宁远甚至复州等地,大量吸引辽东汉人前来耕种土地,官府拥有大量的土地,以此来吸引辽东汉人前来,让他们到登州和莱州耕种土地,三年之内,他们不需要缴纳田赋,收到的粮食全部都归自家所有,其次,命令廖文儒和刘宁,加快剿灭土匪的步伐,务必在最短时间内,彻底剿灭登州和莱州境内的土匪。”

    。。。

    人口问题,关乎一个王朝的兴盛,后金鞑子屡次进入北直隶一带劫掠,不仅仅掠夺财富,还大量的抢夺人口,导致北直隶不少地方出现赤地千里的情形,城池以外几乎看不见人户,而后金因为人口大量增加,其国力逐渐增强,如若不然,凭着在辽东极寒地方的后金民族,压根不可能有大规模的发展。

    吴宗睿非常清楚人口的重要性,所以,他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大规模吸引人口的问题,偏偏登州和莱州没有吸引人口前来的任何优势。

    辽东汉人前往登州和莱州的步伐也在放缓,后金的皇太极,正在想方设法改变汉人的地位,同时,登州和莱州的原住民,对于辽东汉人存在一定的歧视,导致不少的辽东汉人,宁愿留在辽东遭受后金鞑子的欺凌,也下不了决心到登州和莱州。

    “先生,以巡抚衙门的名义下发告示,不管是辽东汉人,还是其他地方的民众,只要愿意到登州和莱州,各级官府立即予以黄册登记,同时在耕种的土地方面,给予最大限度的帮助,若是条件极为困难的百姓和农户,官府可以想办法予以扶持,助其度过难关。”

    “巡抚衙门的告示,要想办法送到皮岛、宁远乃至于复州等地去,我相信,只要有人来到登州和莱州,知道我们官府说话算数,就会有人源源不断的来到登州和莱州。”

    史可法来到巡抚衙门的时候,吴宗睿正在苦思如何增加登莱人口户数的问题。

    吴宗睿点名让史可法到登州出任知府,有自身的想法,史可法为人正直,算得上清廉,其最大的问题就是优柔寡断,做事情不干脆,遇见重大的事情难以决断,往往贻误和丧失机会,而形成这样的性格,深层次的原因,就是史可法老好人的思想作祟。

    这正是吴宗睿需要的人才,从出任登莱巡抚的那一天开始,吴宗睿就有自身的打算,他所做的有些事情,肯定是不符合朝廷规矩的,如果换做其他人担任登州知府,情急之下很有可能向皇上和朝廷写奏折弹劾,但史可法不会这样做,史可法也许会提出异议,但最终会以服从大局的方式执行。

    至于说卢发轩,和吴宗睿的关系很好,一定程度上也明白吴宗睿的想法,出任莱州知府,能够执行吴宗睿所做的任何决定,而且还能够制衡莱州总兵杨御蕃。

    在登州和莱州这种不毛之地做事情,吴宗睿最为需要的是上下一心。

    只要各级的府州县衙门,都按照巡抚衙门的要求做事情,那就不担心登州和莱州发展不起来。

    吴宗睿毕竟是穿越之人,在如何发展经济方面,比起其他人有着天然的优势。

    “大人,这清理土地的事宜,下官觉得激进了一些,是否可以缓缓,那些士大夫家族和乡绅家族,就算是遭遇叛军的杀戮,应该还有人在外地为官,或者在外地做事情,府州县衙门若是将他们的土地全部收缴,一旦他们回到登州和莱州,必定找官府理论,如果引发太大的争执,对于大人不利啊。。。”

    “宽之兄,你的担心有些道理,可我必须要这样做,这些日子,巡抚衙门大致清理了登州和莱州现有的人户人口,预计人户不足三万,人口不足二十万人,若是登州和莱州不能够大规模的增加人口,那就什么事情都做不好,登州和莱州刚刚遭遇劫难,外面说起这里,都是不寒而栗,官府没有足够的优惠条件,谁会到登州和莱州,如此情况之下,巡抚衙门必须要下定决心,采取非常规的手段,创造足够好的条件,才能够吸引大量的人口前往登州和莱州,给予土地就是最好的办法,至于说这样做,很有可能引发外界的反弹,甚至遭遇弹劾,我是无所谓的,只要能够让登州和莱州发展起来,一切责任我来承担。”

    听见吴宗睿这样说,史可法连忙站起身来,抱拳稽首行礼。

    “大人的话语,让下官惭愧,下官只是想到了清收土地可能引来麻烦,却没有想到登州和莱州等地的发展,这是下官的失职。。。”

    “宽之兄万万不要这样说,有这等的担忧是正常的,今日宽之兄既然来了,那我就明说了,今后登州府衙按照巡抚衙门的要求所做的任何事情,由巡抚衙门承担一切的责任。”

    “这可不行,事情是下官做的,怎么能够让大人来承担所有责任。”

    “宽之兄,你不用多想,我说过了,登州和莱州遭遇叛军的荼毒,几乎是赤地千里,你我被皇上和朝廷赋予重任,到这里来做官,就是让登州和莱州重新焕发生机,若是我们畏首畏尾,总是为自身的前途考虑,导致登州和莱州迟迟不能发展,那就是我们的罪过了,辜负了皇上的信任和朝廷的重托,你说是不是。。。”

    史可法满脸通红,站起身来,再次抱拳稽首。

    “大人的话语,下官记住了,今后一定按照大人的吩咐做事情,大人放心,下官知道怎么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