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小说> 魂断武周>魂断武周第一百零二章 闲云野鹤

魂断武周第一百零二章 闲云野鹤

作者:溪城浪子

    夕阳西下,最后的一丝余晖洒在太白山上的论佛台上,远处天边的云彩被染成了一片火红色,初夏的晚风送来一丝凉爽,鸟儿在空中不停的嬉戏着,几只蜻蜓在晚霞中自由的飞舞着。

    朱明阳盘坐在悬崖边看着日落,翠翠和徐悦儿坐在他的两边偎依在一起。有些事情不是固执,而是自有天命,天命不可违。虽然从玄奘的佛学中朱明阳悟到了放下,心无外物,但是他怎么放得下远方的父母,他本是不属于这个世界,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回到自己久违的故乡,想到这里朱明阳居然有一丝伤感。

    “朱大哥,看来师父也是有故事的人!”翠翠忽然嫣然说道。

    “是呀!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故事,只是有的故事是美好的故事,有的故事是凄凉悲哀的,不过不知道孙老前辈放不下的是谁!”朱明阳想起了孙思邈在论佛的时候始终放不下。

    “啊呀!不要想了,你们看那片云彩多漂亮啊!像一把宝剑!”徐悦儿伸出了玉指指着远方的天边。

    “我看像一朵美丽的花朵!”翠翠娇柔的说道。

    “你们两胡说!我怎么看着都像一个婀娜多姿的女孩!”朱明阳嬉笑着说道。

    “哼,三句不离本行!”徐悦儿说玩轻轻的掐了一下朱明阳胳膊。

    “痛!好了,我不说了!”朱明阳将二女搂入了怀抱……

    草亭里,孙思邈紧蹙的眉头总算舒展开来,看来玄奘已经帮孙思邈解开了心结。要是放在二十一世纪,玄奘肯定是一个伟大的教育工作者,想到这里朱明阳却是自叹不如。朱明阳见太阳快要落山了,便准备下山,他可不想深更半夜在这山里过夜。

    “前辈,时间不早了,我看我们还是下山吧!”朱明阳对着玄奘和孙思邈轻轻的说道。

    “你们下山吧!我和玄奘大师还要继续在这里参佛,山的那边有猎户人家,晚上我们会去那儿投宿的!”孙思邈坚定的说道,玄奘亦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看来他们两个又是要在这深山里呆上一段时日了,朱明阳忽然觉得这两个人大师级的人物倒是很像闲云野鹤,一会儿去那个山里隐居一段时日,一会儿又去另一个深山寺庙里呆上几个月,可惜自己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要不然携翠翠和徐悦儿一起倒也逍遥自在。

    “那我们先下山了!两位前辈保重。”朱明阳施了一个礼。

    “等等!差点儿忘记了,你说那噶尔钦陵还在你的府上?”正当朱明阳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孙思邈忽然想起了噶尔钦陵。

    “是呀,他中毒很深,暂时只能靠翠翠开的药压住毒性!”朱明阳忽然想起了孙思邈就是神医,他应该知道如何救噶尔钦陵。

    “嗯!你回去之后将翠翠配的药方里加上你的血即可!”孙思邈思索了片刻答道。

    “什么?我的血!”朱明阳听完大吃一惊。

    为什么每次都要自己的血,鸦九剑出鞘要自己的血,现在连救人也要自己的血了,自己的血比“”型性血值钱多了,想到这里朱明阳脸上挂上了一丝苦笑。

    “你还记得上次我让你吃的那瓶百草丸么?那可是我毕生花费一百种名贵草药炼制所成,你现在已是百毒不侵,你的血当然亦是百毒不侵之物,所以你的血是最好的药引。”孙思邈缓缓的说道。

    “原来如此!”朱明阳听孙思邈说完,心里一阵窃喜,没想到自己居然是百毒不侵了,即使将来回去了自己亦可以大胆的喝三鹿奶粉,吃地沟油。

    “记住,好好照顾我的徒儿。”孙思邈看了看翠翠对朱明阳嘱咐道。

    “那是当然!”朱明阳满是信心的答道,即使孙思邈不叮嘱,朱明阳也自然会照顾好翠翠。

    “女娃!老朽在上山的时候对你有所偏见,这个给你,算是一些补偿吧。这本是我欲送给我心爱的人的定情信物,既然我心已放下,我看这个也没有什么用了,你拿去吧。”孙思邈将一个玉簪递给了徐悦儿。

    “前辈,我……”徐悦儿刚想说什么却被孙思邈制止住,只好拿起了那个发簪细细观察着,但见金黄色的发簪上镶嵌着一个硕大的珍珠,虽然不是价值连城,却也是十分的精致。

    “大师,我还有一个问题!不知道大师下个月十五可有时间,我想请大师与我一起进宫与噶尔钦陵论佛,既然太白山没有论佛,那么可以进宫论佛。”朱明阳扭头对玄奘说道。朱明阳总觉得心里有什么事情还没完成,想了好久才想到帮李治寻找论佛之人。

    “朱公子,悟性极高,亦可与噶尔国师钻研下佛学,何须寻找他人!”玄奘笑着说道。

    “我?不行不行。此时关系着大唐的威仪,甚至影响这边关的安危,所以任务重大,我怕一个人难以担当。”朱明阳忧心忡忡的答道。

    “一切皆有定数,且感业寺里亦有佛学高深之人,朱公子不妨去看看,我等乃是闲云野鹤,早已不喜欢噪杂的庙堂。”玄奘说完和孙思邈相视而笑。

    “感业寺?”朱明阳疑惑的说道,玄奘却含笑不语。朱明阳见玄奘不再说话,便辞了二人向山下走去。

    “师父,你一定要保重!”翠翠深情的说完也跟了上去。

    “去吧,去吧!”玄奘和孙思邈目送着三人消失在夕阳的余晖中。

    夜幕降临,这下山路果然好走多了,朱明阳三人总算在天黑之前回到了长安。一回到家,朱明阳便将所见所闻告诉了狄仁杰,狄仁杰亦是大吃一惊,没想到朱明阳此次去太白山会有如此多的收获。

    朱明阳又鸦九剑将自己的指头划破,滴了几滴血在噶尔钦陵的药碗里,果然如孙思邈所说,自己的血居然是解百毒的药引子,只一日噶尔钦陵居然能够坐起来了,脸色亦红润了许多,看来越来越接近真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