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华娱之笑洒全世界>华娱之笑洒全世界第83章 背后下绊子

华娱之笑洒全世界第83章 背后下绊子

作者:老猫三千问

    周日下午5点半。

    上沪市前两天刚刚下过大雨,天还有点凉。

    上沪市人民大剧院正门口。

    今天大剧院被上沪市卫视包场了,专门用于超级演技派的决赛直播。

    剧院的几个侧门此时都被关闭了,除了正门打开着,供观进场之外,超级演技派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和参赛选手,都从后门进入。

    因为这两年华国在国际上威势正隆,所以又很多国外不安分的人,常常潜入华国捣乱,所以大型活动的安保,都极为严格。

    今天也不例外,剧院外的安保人员非常多。

    这安保人员全都是上沪市人民大剧院管理单位“上沪市舞台剧团”提供的。

    超级演技派节目组愿意租借人民大剧院,也正是看中这里的安保力量,比其他民间剧院要强得多。

    但让彭毅诚没想到的是,当他来到剧院后门的时候,却被安保人员拦住了。

    “你好,请出示工作证或者演员证。”一个安保工作人员礼貌地对彭毅诚说道。

    昨天彩排的时候,彭毅诚和黄三山就从这里进去过,那时候还不需要证件。

    他被这安保人员问的有些蒙了,说道:“我是今晚的参赛嘉宾,没有人给我发演员证啊!”

    这个安保人员也不意外,笑道:“有部分工作人员和演员的证件,是今天早上刚刚做好的,可能组委会还没来得及发给你。这样,我把发证件的人找来,你看看有没有你的。上面有照片,要是有你的证件,我就把你放进去。”

    彭毅诚自无不可,点点头答应了。

    安保人员拿着一个步话机,对着话筒说了两句。

    很快就有一个工作人员,拿着一个箱子走了过来。

    他把箱子端到彭毅诚面前,让他自己找自己的牌子。

    彭毅诚在翻了半天,但根本没有找到自己的演员证。

    端着箱子过来的年轻人,也帮着翻了一遍,最终也没找到。

    “不好意思,这里没有你的演员证。”负责看门的安保人员。

    彭毅诚无奈道:“你仔细看看,我是‘兰陵笑笑生’剧团的团长,最近一段时间在上沪市,应该还是有些名气,你应该能认出我吧!”

    保安仔细盯着他的脸,看了半天,才说道:“我知道‘兰陵笑笑生’剧团,里面有两个大美女,还有黄三山老师,但我实在想不起来,这个剧团里面有你这号人物。”

    彭毅诚这下彻底怒了,长得不好看就没人权啊!

    连刷脸进门的权力都没有!

    两个安保人员,以为彭毅诚是没买到门票,想混进来的观众,也就不管他了,继续检查其他进场工作人员的证件。

    彭毅诚此刻已经嗅出一些‘阴谋’的味道了。

    自己作为最重要的参赛嘉宾,超级演技派节目组不可能不给自己做相应的证件。

    至于因为工作人员失误,所以忘记制作彭毅诚的参赛证件?

    这个可能性基本为零!

    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背后做手脚了,

    而能在这方面做手脚的人,只有两个来源。

    一个就是超级演技派节目组。

    但彭毅诚很快就否定了这个可能性。

    原因很简单,如果彭毅诚不能按时出现在舞台上,那么最终损失最大的,就是超级演技派这个节目。

    彭毅诚虽然因为被这个节目淘汰过一次,心里有些抵触。

    但他相信,节目组和导演只要不是白痴,就不可能在这种时候给他下绊子。

    而第二个可能,就是剧院方面的人做了手脚。

    人民大剧院的管理方,恰好就是上沪市舞台剧团。

    这个剧团的团长纪图安,可是曾经直接挖过李国袖,差点造成“兰陵笑笑生”剧团的重大损失。

    虽然,那次李国袖最终“迷途知返”,没有选择跳槽过去。

    但上沪市舞台剧团对“兰陵笑笑生”剧团的态度,却可以从那次的事情上,看出一丝端倪。

    对方即便不是敌视“兰陵笑笑生”,也肯定不喜欢。

    所以,这次是他们在背后下绊子的可能性最大。

    当然,估计纪图安也知道,这种小手段不可能真的把彭毅诚拦在剧场外面。

    他只要给孙亚建打个电话,就能进入剧院了。

    但也正是这种小手段,最容易影响一个演员演出前的情绪。

    如果彭毅诚因为这件事,带着情绪进行今天晚上的演出。

    那他在全国人民面前,就无法展示自己最好的一面,也无法把喜剧的魅力,完完全全地展示出来。

    那样,纪图安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这就是抢了人家“市场”的代价,这个世界有很多温暖和善良的东西,但阴暗和丑陋的角落也随处可见。

    彭毅诚很快就平复好了自己的心情,他经历过太多挫折,不会再因为这种小事,影响自己的情绪。

    随后,他立马给孙亚建打了个电话,让他想办法带自己进场。

    孙亚建在电话里听到出了这种事情,立马火急火燎地跑到了后门。

    “彭老师,对不起啊!是我们工作人员疏忽了,太对不起了。”孙亚建一看到彭毅诚,就立马鞠躬道歉起来,完全没有一点所谓大集团“继承人”的架子。

    彭毅诚知道这不关人家的事情,笑着道:“没关系,你尽快带我进去就行了。不要耽误了一会的演出。”

    孙亚建点点头,瞥了一眼旁边的保安,把自己的工作证亮了出来,生硬的说道:“这是我的工作证,我现在要带这位老师进场,你们没意见吧。”

    两个保安也是阅人无数、经验丰富,看着孙亚建的衣着打扮,还有身上的气质,都知道这年轻人不简单,也不敢得罪,立马顺从地点点头,不敢再拦着彭毅诚了。

    彭毅诚跟着孙亚建,很快就来到剧院的后台。

    孙亚建带着彭毅诚来到3号化妆间门口,就停下了脚步,笑着说道:“彭老师,黄老师已经到了,他就在这个化妆间里等您呢。我那边还有其他工作,就不打扰你们准备晚上的表演了。”

    彭毅诚点头笑道:“谢谢你刚刚帮我解围。”

    孙亚建不好意思地笑道:“是我们的工作没做到位才对。”

    有这么好的家世,为人处世还能这么诚恳、谦逊,彭毅诚对他的好感更强了。

    “晚上节目结束之后,我请你吃夜宵,怎么样?”彭毅诚看着准备离开的孙亚建,笑着邀请道。

    孙亚建楞了一下,随后笑道:“没问题,节目结束之后,我等您的电话。”

    彭毅诚点点头,转身走进了化妆室,和黄三山开始准备今晚的演出了。

    今天这场决赛,尽管彭毅诚拿不到冠军的奖杯。

    但他依然会拿出全部的实力,像所有人证明,当初自己海选时被淘汰,绝不是因为他的演技不行。

    当然,更重要的是,今晚这可是全国直播,彭毅诚想要通过这次机会,在全国人民面前,好好展示一下,独属于喜剧的特殊魅力。

    让这种给人带来欢笑的文艺作品,能够被更多人所享受。

    ……

    与此同时,在剧院的观众席最前方,一个临时搭建的小台子上,几个评委已经全部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直播开始的时间,差不多了吧?”华国着名电视剧演员——李志,转头问旁边的一个评委道。

    他身旁的评委回道:“还有20多分钟吧。”

    这时,坐在李志身边的一个老年评委笑道:“小李啊,你还是和上学的时候一样,性子急的不得了啊。”

    李志被这老年评委“批评”了一句,也不生气,笑嘻嘻道:“老师,您就是偏心。黄师哥当年性子比我还急,但就没听您说过他一次。”

    原来这老年评委,正是上沪市戏剧学院的院长——于成立。

    于成立笑着用手指头点了点李志,说道:“你黄师哥看起来性子急,但在专业上,却是能耐住性子研究和琢磨的人。我带过的学生里面,有几个人愿意留在学校十几年时间,专心研究戏剧表演理论?只有他一个人做到了。”

    李志敬佩地点点头,笑道:“老师您说得对。确实很少有演员能像师哥这样,愿意用心钻研表演理论的。我今天晚上最期待的,就是他和那个年轻人表演的节目。”

    于成立笑着点点头,说道:“我何尝不是如此。要不是你黄师哥今晚会登台演出,我这个老头子怎么会来一个综艺节目,当什么评委啊。我今天来这里,就是想看看,小黄选择的这个年轻人创作出来的喜剧,到底能不能成为华国戏剧未来发展的新方向。”

    李志点点头,他对自己最敬佩的“黄师哥”,为什么会选择加入“兰陵笑笑生”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剧团,又为什么会对一个仅仅25岁的年轻演员推崇备至,充满了好奇和疑惑。

    更重要的是,这个年轻演员,还曾经在他面前表演过一个节目。

    就是在超级演技派海选第一天,李志还曾经对彭毅诚被淘汰,感觉特别惋惜。

    没想到今天晚上,在决赛的舞台上,他又能看到这个年轻人的表演了,而年轻人的搭档,还是他的师哥——黄三山。

    世事因缘际会、因果循环之间的奇妙莫测,莫过于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