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华娱之笑洒全世界>华娱之笑洒全世界第87章 欲罢不能

华娱之笑洒全世界第87章 欲罢不能

作者:老猫三千问

    “真有九个头啊?!”

    这忽如其来的喊声,原来是彭毅诚对着麦克风大喊出来的。

    他在喊句话的时候,还用上了京剧嘎调高腔的唱法,所以声音特别的响亮。

    让全场的观众听到耳朵里,都有一种头皮发麻、浑身起鸡皮疙瘩的感觉。

    “啊!”

    还有几个女孩,竟然被吓得惊叫了起来。

    彭毅诚“哈哈”大笑,道:“你们还真被我吓到了啊?!”

    台下的观众这才知道,这家伙是故意吓唬大家呢。

    气的大家又“群起攻之”,齐声“嘘”他!

    彭毅诚摆摆手,笑道:“和大家开个玩笑而已。我们说回九头案的故事。”

    “那么这个九头案讲的到底是个什么事情呢?归结起来就四个字:‘奸情人命’!故事讲的是古时候发生的九个看似荒诞,但却符合人性的人命案。

    其实这个故事特别适合拍成电影,毕竟是人命案,光靠嘴说故事,讲不出其中的血腥和恐怖。

    毕竟我不能雇几个人,我一边说故事,他们一边给我泼红颜料,那就不像样了。”

    话说到这,台下的观众都轻笑了起来。

    彭毅诚看场子里的气氛彻底调整好了,才继续讲起了九头案的故事:

    “九头案的故事发生在清朝道光年间,这个道光皇帝也是个好玩的主。

    为什么呢?

    在清朝所有皇帝里面,道光最大的特点就是‘节俭’。作为皇帝,节俭本来是好事,但凡事却过犹不及。

    这位道光皇帝,平日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浪费可耻、节俭光荣。”

    “扑哧!”

    台下还有网络上的观众,全都听乐了。

    这哪是清朝道光能说出来的话,分明是国家宣传部门满大街刷的标语、口号嘛!

    “这道光皇帝,每次一到吃饭的时候,看到满桌的山珍海味,就特别不高兴,吩咐御膳房每顿饭做四个小菜,他就满足了。圣母皇太后过大寿,就吃四个绿豆糕;龙袍上面打的全是补丁,也不愿意换新的。道光就这么样一个人。

    上有所好,下必从之。

    皇上喜欢节俭,文武百官当然也要跟上。

    每次一上朝,好家伙,金銮宝殿上,全是一群要饭的,每个人身上全穿着打满各种补丁的衣服。街面上新衣服都不值钱了,旧衣服的价格比新衣服翻着倍的往上涨。

    就为了上朝的时候,让道光皇帝看。

    皇帝你看,我这里胸口露着肉呢。

    皇帝你看,我脚上的鞋和袜子都破了洞,脚指头都漏出来了。

    皇帝你看,我什么都没穿,就上朝来了,我最节俭。

    道光皇帝一看,好家伙,这连衣服都不穿了,真够节俭的。

    好,立刻御笔亲提,写下诏书!

    那诏书上写着:将这脱光的家伙,给朕送去精神病院,紧急抢救!”

    哈哈哈哈!

    全场都爆发出一阵大笑,台下的观众全都乐不可支。

    脱光了衣服上朝?

    皇帝送人去精神病院?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整个四六不着调!

    但就是这不着调的东西,观众却听得津津有味、欲罢不能!

    彭毅诚等观众笑声笑了,才继续说道:

    “就是在这么一个荒诞的年代,出了一个惊天大案。故事发生的时间是在秋天。天气已经凉了,已经是深秋时节。

    木叶尽脱,西风正紧,北雁南飞!

    故事发生在哪呢?就发生在京城永定门的真武庙。

    这一天,下午未时时分,也就是现在的下午两点多钟。

    由打真武庙外头走进来一个人。

    三十来岁,不到四十岁的样子,身上的衣着非常单薄。

    要知道,京城的气候和上沪不同,到了深秋,一早一晚天气就有些寒冷。就中午太阳大的时候,稍微暖和一些。

    但这人穿的衣服,就连中午暖和的时候,都挡不住寒风,冻得他身上瑟瑟发抖。缩着脖子,手抻在袖筒里,走进了真武庙。

    书中暗表,这人姓马,家里兄弟中排行第三位,所以人称马三。

    那么说,这个马三住在京城哪个地方呢?

    早先他家也住在城里,但现在却住在西直门外。

    有去过京城的观众要说了,那西直门外可是好地方,但也得分什么时候。

    搁着现在的京城,那里确实是个好地方,但故事可是发生在道光年间。

    漫说道光年间,华国刚刚建立的时候,西直门外都算是荒郊野地。

    可以说道光年间,西直门里才算是京城,西直门外就是一片荒地。

    这马三就住在一片荒地里,你就知道他这日子过的实在不怎么样了。

    其实早年间,他们家也曾经阔过,在城里也有一个大院子。

    但自从他父亲死后,再加上他还喜欢赌钱,偌大的家产很快就被他败光了。

    没办法,只能把城里的院子卖了,搬到了西直门外一个破败的院子里,也就别睡在街上强一点。

    那他今天进城是干嘛呢?!

    他在城里没有什么亲戚,有两房远亲也早就不来往了。

    可是他还有两个好朋友在城里住,是他拜把子的兄弟。

    马三在三个人之中,正好又行三,是最小的一个。

    大哥姓贾,二哥姓闷。

    有观众要问了,这百家姓里,哪有姓‘闷’的。

    怎么没有啊,头一句就是:赵钱孙闷、周吴郑闷、冯陈楚闷、蒋沈韩闷。”

    哈哈哈,台下观众又笑了起来。

    彭毅诚也笑着拿起桌上的折扇,摇了几下,继续说道:

    “这闷二爷住哪呢,就住在京城坛子胡同。他这个姓特别讲理。你想啊,住在坛子胡同,可不是闷嘛!

    那这马三来找两个兄弟干嘛呢?这不是天凉了,眼瞅着入冬了,活就更难找了。所以,马三就像找两个兄弟拆借两钱,进点年货去卖,好歹把这个年熬过去。

    先到了贾大爷家,一问贾大哥在吗?嫂子说贾大爷不在家,到真武庙找老道喝茶下棋去了。

    马三这又奔真武庙去了,抱着肩膀、哆哆嗦嗦,顶着寒风,就走进了真武庙。

    进了真武庙之后,由看门的小道士进去通报。

    很快就从庙里走出来一个留着山羊胡的中年人,正是贾大爷走了出来。

    两人一见面,好一阵寒暄。

    说了几句话,马三终于忍不住了,开口和贾大爷借钱。

    贾大爷却不吱声,先带着马三进了真武庙,参观这几个神像。

    马三有求于人,只好跟在后面进了真武庙。

    两个人三转两转,来到了正殿。

    正当中有一座真武大帝的神像,披着头发、光着脚,攥着宝剑,两只脚下,一个踩着蛇,一个踩着乌龟。

    贾大爷带着马三进了大殿,指着真武大帝问道:兄弟,你看这个真武大帝怎么样?

    马三不知他什么意思,只好答道:好啊,挺好的。我觉得又真武大帝保佑我,这个年关我一定能舒舒服服度过去。

    贾大爷笑道:兄弟你是这么想的啊。哥哥给你批解一下。你看到真武大帝腿上那条蛇了吗?你知道这叫什么,这叫蛇钻窟窿、蛇知道。这个意思就是谁疼谁知道。

    马三被说闷了,回道:我知道,我知道。

    贾大爷又指着另一边说道:你看看另一只脚下,那只乌龟了吗?这叫缩头缩脑不敢出来,说明他没钱。再瞧瞧真武大帝,披头散发,连理发的钱都没有。脚底下没鞋,说明他穷啊!

    马三疑问道:那他怎么还攥着宝剑呢?

    贾大爷冷笑道:这就是谁敢借钱,就跟谁玩命啊!”

    哈哈哈!

    台下观众全都爆笑起来,合着这个贾大爷说了这么一大圈子话,就是想说这句话啊!

    这种人也可笑了!

    彭毅诚看现场气氛这么好,他说的也起劲了,口若悬河、舌绽莲花,将这个诡异玄奇的九头案故事,绘声绘色地说了出来。

    马三被贾大爷“点醒”,闷二爷还欠马三的钱,于是放弃了问贾大爷借钱的打算,来到闷二爷家讨债。

    没想到,此时的闷二也正走投无路,被一大堆债主堵在家里要账呢。

    闷二看马三穷困潦倒,就告诉他,自己接下了城中塔大的一笔私活儿,钱给的很多。

    彭毅诚讲到这里,开始运用自己的台词功夫,开始挖整个故事第一个大坑。

    他学着东山省人的口音,学闷二的口气,嘱咐马三道:“明儿一早,你去砖塔胡同,你上那儿等我去,那儿有一家死了人了,办白事,别的你甭问,看见那家办白事,你就在哪里等着,等着我过去,然后我让你干嘛你干嘛,咱俩一合手就把事情给办了,行不行?”

    马三当然没口子答应,他都混的活不下去了,只要能赚钱,什么都不在乎。

    末了,闷二又再次叮嘱马三,干这个活,一要胆大,二要嘴严,做不到就不要去。

    马三当然拍胸脯保证能做到。

    至此,九头案第一个大坑,就算是埋好了。

    九头案这段单口相声,最大的特点就是坑多、悬念不断

    整个故事可以说到处都是坑,悬念迭起,让听的人无法自拔。

    彭毅诚却没停下来的意思,继续开始刨第二个坑。

    “这马三和闷二辞别了之后,就赶在城门关闭之前,急死忙活地出城往家里赶去。

    半途中,他在一刻歪脖子树上,偶然发现一个上吊自杀的人。

    马三看这死人身上绫罗绸缎,还戴着个漂亮帽子,心里一动,就把帽子取下来,自己戴上回家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