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华娱之笑洒全世界>华娱之笑洒全世界第89章 坑王风范

华娱之笑洒全世界第89章 坑王风范

作者:老猫三千问

    彭毅诚根本不知道后台演员和黄三山的反应,只听到耳麦里响起了导演的声音。

    “彭老师,直播还有5分钟就要开始了,可以的话,请您尽快结束表演!”

    彭毅诚听了这话,提起全部的精神,全都集中在舞台上,都集中在故事上面,准备给这段九头案,留下一个精彩的结尾。

    他用沉稳的嗓音,继续说道:

    “这马三一路跑到城门口,在外面等了一阵子,到了天光大亮的时候,城门才打开。

    马三进了城之后,按照昨晚闷二爷的嘱咐,找到了砖塔胡同。没想到刚走进胡同,就和人撞了个满怀。

    他定睛一看,原来是个送水的小伙计。

    京城自古以来,井水都是苦的,所以不能喝。

    当时城里面的百姓,就都需要从城外挑水喝,即便是皇宫大内的皇上,也要找人从城外的玉泉山拉水进城,才有水喝。

    一般老百姓,有点钱的,就花钱请水行请人提水。

    而当时的水行掌柜的,大都是东山省人,这一行被他们垄断了。他们养的很多水夫,也都是东山省出来的年轻人。

    这个小伙计就是东山省人,天蒙蒙亮,就起床给一户人家送水。

    他迷迷糊糊提着两桶水走出胡同口,没想到就和马三撞到了一起。

    小伙计知道自己撞到人了,也不敢说话,稳住手里的水桶,不让水杀出去,人让到了路一边。

    马三虽然被撞了,也没时间责怪这个小伙计,错开身继续往前走,他还要抓紧赶到砖塔胡同塔家,和闷二汇合。

    马三这边走了,小伙计提着水顺着墙根走到另外一条巷子里,进了一个大院子。

    这院子里有个水缸,小伙计把两个水桶里的水,倒进了水缸里,手里拿出一个大钉子,对着房子里喊道:

    ‘今天的水倒好了,是给现钱呢,还是画道?’

    画道,就是在缸前面的砖墙上,画正字。

    到了月底,再数笔画算钱。

    但他喊了半天,却没有人搭话。

    房主没有说话,小伙计也不敢自己画道,他一边喊着人,一边就走进了三间正房里。

    还是一个人都没看见。

    小伙计又往右边的卧房走去,喊了一会儿,还是没人搭腔。

    他心里奇怪,喊着:‘大爷、大奶奶,你们在里面不?’

    这大爷指的是院子的男主人,大奶奶是指这家男主人刚娶的一个年轻漂亮的媳妇。

    他走近卧房,只看见里面床上只躺着一个人,被子蒙着头,下面露着两条腿,看这裤子知道这是个女人。这人是上面蒙着头,下面露着腿,小伙计站在门外。”

    彭毅诚这时做出一个双手挑帘的京剧动作,身段、状态无比的到位,台下的观众看到这个动作,瞬间就带到了故事中的场景中。

    要是过去,彭毅诚很难做出这种动作,这就是他把戏曲技能升到高级的成效。

    随后,彭毅诚使用东山省的口音,学着小伙计的口气问道:

    “‘大奶奶,您这还睡觉呢,我给你送水来了。’

    您诸位可记住这小伙计的动作啊,他是伸一只手挑帘,然后半拉身子探在房子里面。另一只手上的两个空桶,都在房间外面。

    就在小伙计打量卧房里的情况之时,在这小伙计身后出现一个人影。”

    观众听到这,全都心里一惊,浑身汗毛又倒竖了起来。

    彭毅诚的声音继续响着:

    “那人就站在伙计身后,上上下下,仔细把小伙计看了一遍。

    要光是看还则罢了,但这人影手上,一边一个,攥着两颗血淋淋的——

    人头!!”

    啪!

    说到“人头”这两个字,彭毅诚的声音陡然上升,手拿醒木,狠狠在桌子上一拍,九头案的第一个案子,就算是讲完了。

    醒木敲完之后,彭毅诚立刻站起来,转身就走下舞台,非常干脆利索,没有片刻停留。

    彭毅诚一直以来,都是非常尊重观众的演员。

    每次演出完成,他都要给观众鞠躬谢幕,观众离场的时候,他还会在剧院大门口送观众。

    但这次他的做法却和以往大相径庭,讲完这段单口相声之后,立马就往后台走,一点都不看观众的反应。

    他走的足够洒脱畅快,可台下的观众和网络上的观众,就全都炸毛了。

    “嗯?”

    “人呢?走了?”

    “这就没了啊?

    “接下来呢?这才两个脑袋,还有七个呢?”

    ……

    与此同时,在网络直播间里,在线的观众人数也正在直线飙升。

    无数网友得到自己朋友的推荐,纷纷跑到直播间里,观看了彭毅诚讲的九头案。

    截至目前,竟然有170多万在线观众收看,直接打破了上沪市卫视所有节目,在网络上直播的在线观众数量记录。

    而且超过了原纪录60多万。

    这些网友们看到彭毅诚讲完,当然彻底炸锅了。

    这他妈挖这么多坑,竟然这样就结束了,这是坑死人不偿命的节奏啊。

    ……

    当然,此时现场观众的反应才是最大的。

    观众席上,此时已经是惊疑声一片,无数观众纷纷要求彭毅诚再出来继续说九头案。

    他们可都正听到兴头上呢,就连超级演技派决赛的事情都忘了,一心就像知道这两个人头怎么回事,还有剩下7个人头又在哪里。

    但不管他们怎么闹,彭毅诚就是躲在后台不出来。

    不怪这些观众素质不高,实在是彭毅诚挖的坑太多,而且一个都不埋,说到最紧张的地方,他转身就下台了,你说这缺德不缺德。

    最开始彭毅诚说故事发生在真武庙,可是说到现在,除了开始马三去了一趟真武庙,后面再没有真武庙的事情了?难道后面在真武庙还要发生什么案子?

    还有,那个闷二叫马三去砖塔胡同,到底要做什么事情?为什么要找做白事的人家?他说的发财是怎样发财的?

    马三在家里听到要他还帽子的声音,到底是谁发出来的?帽子为什么又回到那个吊死的死尸脑袋上了?难道真的有鬼?

    当然,最重要的是,最后面那个拎着血淋淋两个人头的人影是谁?他杀了两个人吗?

    短短不到40分钟的九头案里,彭毅诚竟然挖了这么多得坑,他还管杀不管埋。

    把观众的好奇心全都被勾起来之后,就一走了之了。

    这让现场和网络上的观众,如何能接受。

    其实这些观众不知道,在另一个世界,有一个小黑胖子,靠着常年挖坑不填,坑害无数观众的手段,拉拢了无数粉丝。

    最终终于成为一代坑王。

    彭毅诚如今挖的这么一点点坑,还不到人家的百分之一。

    想要修炼成一代坑王,拥有真正的‘坑王风范’,对彭毅诚来说,还是任重而道远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