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华娱之笑洒全世界>华娱之笑洒全世界第110章 等梨子大电视

华娱之笑洒全世界第110章 等梨子大电视

作者:老猫三千问

    不管周瑾琦心里多么讨厌冯不易,如今现场的情况就是,如果冯不易不到,很多镜头就没法拍摄,或者要花费大量精力后期补拍。

    不过如果真的后期补拍,效果就会大打折扣,节目也不可避免的会给观众带来一种虚假的感觉。

    因此,不到万不得已,姜导演和周瑾琦都不想进行后期补拍。

    但他们不想,现场的观众们却开始不耐烦了。

    “怎么还不开始?”

    “不是说好八点半开始录制吗?”

    “就是,这都快九点了。这不是耍人玩吗?”

    彭毅诚在后台,看到观众席上,此时的形势不对,不用导演提醒,立即自觉地拿起话筒,走上舞台开始救场了。

    老姜原本还想让小马去安抚观众呢,毕竟是小马负责组织观众的。

    但他看到彭毅诚走上舞台了,立即停下了呼叫小马的打算,想看看彭毅诚如何救场。

    舞台上,彭毅诚笑着对所有观众说道:

    “各位,不好意思,因为某些原因,节目录制可能要稍微延迟一会儿,在节目开始之前,我给大家说个小笑话吧。”

    就这样,彭毅诚在经历过超级演技派的救场之后,在欢笑今宵的节目中,又要再次救场了。

    他在心里此时其实已经忍不住开始默默吐槽了。

    难道自己有“逢场必救”的光环吗?

    就和柯南的“死人光环”一样,不管自己到哪里参加综艺节目,就必定会出现需要救场的特殊状况。

    虽然是救场,但彭毅诚却完全没有任何急躁和紧张。

    他站在舞台上,却好像是在和观众们聊天一样,笑着对观众说道:

    “今天在场的观众里,有的可能认识我,有的可能不认识我。

    我啊,是上沪市一个小小的戏剧演员,我叫彭毅诚。

    大家别看我如今好像有了些名气,也能吃上饭了,也能坐得起计程车了。其实我最困难的那段时间,也是吃了上顿没下顿,一块钱恨不得掰成八瓣花的人。

    还好,经过一段时间的艰苦岁月之后,最近承蒙诸多观众的支持,我也算小有成就了,手里也赚了些钱。

    这人一有了钱,他就想要享受。

    我也和所有普通人一样,赚到钱之后,第一时间就像买点自己喜欢的东西。

    我喜欢什么呢?!我喜欢看电视,所以我有了钱,就打算买个大电视。

    大家可能都听说过,现在有一种最高科技的电视,那种叫什么来着,对了,就是那种叫‘等鸡子’的电视……”

    扑哧!

    全场观众听到“等鸡子电视”这个词,全都笑喷了。

    他们哪里听说过,世界上还有一种电视,是叫做“等鸡子”的。

    如果真的有等鸡子电视,那是不是还应该有一种电视,叫“等鸭子”电视啊。

    这时,彭毅诚却故作恍然大悟状,说道:

    “看你们的样子,我就知道自己说错了?!我想想,哦!嗨!我想说的是等离子的电视。

    嘿嘿,不好意思啊,是我记错名字了!

    对,就是等离子电视!我就像买一个这种等离子电视。

    但是,我一合计,我最近赚的那些钱,也不够买一个这种电视的啊!

    好家伙,这一个等离子电视竟然要好几万块呢!我哪舍得花这么钱。

    所以,我就灵机一动,打算找我们剧团一个叫李国袖的人,给我等离子和电视拼一个等离子电视。

    你问李国袖是谁?

    他可厉害了,他是我们剧团里唯一的高材生,上沪市戏剧学院的大学生。

    我想着他怎么也是个大学生,造个等离子电视应该是没什么问题!

    所以,我就拿着1千多块钱,买了几斤梨子,又买了十几天报废的老电视,全给李国袖送去了,让他给我造个等梨子电视。”

    理不歪,笑不来!

    彭毅诚的话越是胡扯、无厘头,现场观众就越感觉搞笑。

    到这会儿,现场观众全都乐的此起彼伏,再也没人感觉不耐烦了。

    彭毅诚的救场到这里已经成功大半了,他看观众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自己吸引住之后,就准备要最后抖个大包袱了:

    “你别说,这李国袖还真不错,没过三天就打电话告诉我,说他已经把等梨子电视造好了。

    我到他家之后,直接就把他造的等梨子大电视,给抬回了自己家。

    好家伙!这等梨子大电视可有整整一面墙那么大!

    我一看电视上面印的牌子,还是摩托罗拉牌的,世界名牌啊!

    我高兴的打开自己的等梨子电视就看了起来……奇怪的是,我看了一会儿,电视屏幕里突然没人了,然后就听电视喇叭里说:

    您所收看的电视,不在服务区!”

    喷!

    扑哧,扑哧!

    噗!

    无数现场观众当即全都笑喷了。

    现场此时已经没有一个人还能好好坐着了,全都笑得前仰后合,不可开交。

    这时,负责导播的魏少军感觉通知摄像师开机,把此时观众的笑声、掌声,还有大笑的表情,全都认真地拍摄下来。

    这可是非常好的后期剪辑素材,等会节目真是开始录制,谁都无法保证,每一组表演嘉宾的节目,都能逗乐观众。

    但一个以搞笑为卖点的节目,连现场观众都不小,电视机前的观众还会看你的节目吗?

    所以,魏少军录下的这些素材,就是为了防止一会正式录制的时候,有的表演无法逗乐观众。

    后期剪辑制作的时候,就把这些观众大笑的素材剪辑进去,这样就能解决现场观众不笑的问题了。

    这边彭毅诚的笑话也讲完了,素材也录好了,但冯不易还是没到。

    现场一个男观众却坐不住了,他起身道:“彭毅诚老师,反正节目一时半会也录不了。要不,要不你给我签个名吧。”

    说完,这男观众好像早有准备,竟然自己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签名本和一支笔,看着台上的彭毅诚恳求道。

    彭毅诚笑笑,竟然直接走下台,来到男观众身边,笑道:“我给你签。”

    “太感谢了,我今天来这里,就是想看您的表演!”男观众激动道。

    彭毅诚在他的本子上签好字后,又有一个漂亮女孩儿也跑上来了,拿着一张纸,还有一个眉笔,笑道:“我也要,我也要!”

    接下来又有十几个观众来找彭毅诚签名。

    签完之后,现场也就没人找他要签名了。

    彭毅诚现在的热度虽然不小,但那都是在网上的。

    上沪市媒体虽然也报道过他,但毕竟时间和篇幅有限,因此在场很多人不认识彭毅诚,甚至没听过他的名字,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唉,你们认识这主持人吗?”

    “不认识啊。”

    “对啊,我怎么也感觉没见过!?”

    “彭毅诚你们都不都认识?你们不看新闻啊!”

    “他就是和泰青山打比赛的那个人!”

    正在观众们窃窃私语,议论彭毅诚的时候,冯不易终于赶到了!

    彭毅诚满足了观众签名的要求之后,立马就回到了后台。

    他第一眼就看到了一个下巴快要扬到天上,浑身穿着各种名牌,一身暴发户打扮的冯不易,从后台的后门走了进来。

    在他身后,还跟着一男一女,男的是他的经纪人,女的是他的助理,但小马说好像是他的亲戚。

    周瑾琦此时也在后台,他看到冯不易之后,面色冷漠的说道:“冯老师,你来的好早啊?!”

    这么明显的反话,冯不易当然能听出了,但显然他并不把周瑾琦——上沪电视台综艺节目部总监的身份放在眼里。

    “周总监。”冯不易敷衍了事的笑道:“路上堵车,所以来晚了点,抱歉啊!”

    周瑾琦紧紧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才突然冷笑道:“没关系,希望冯老师能一直大红大紫。现在能开始录节目了吗?”

    “可以。”冯不易点点头道。

    “我给你介绍一下。”周瑾琦伸手拉过一边的彭毅诚,介绍道“这位是彭毅诚,同时担任节目主持人和参演嘉宾,因为我们节目有大量拍摄后台的镜头,所以请你一定要按照主持人的指挥,在登台表演的前后,录制一些必要的镜头和素材。”

    彭毅诚等周瑾琦说完,立马伸出手,笑道“冯老师,您好。很高兴认识你!”

    冯不易连周瑾琦都不在乎,更别说彭毅诚,他用眼角瞥了一下彭毅诚,好像完全没看到他伸出的手一样,冷漠道:“嗯,好的。”

    周瑾琦还想介绍节目其他几个工作人员,冯不易就直接借口要尽快准备演出,带着自己的人去休息室了。

    他连对其他人最起码的尊重和礼貌都没有?!

    你是有多大牌,和人握个手还这么矫情?把节目组的工作人员都不当人?

    一边节目组的周兰兰、魏少军、小侯。徐大姐他们,这次脸都彻底黑了下来。

    整个节目组和嘉宾、观众都等因为你一个人迟到,一直等到现在就不说了。

    来了之后,态度还这么嚣张?

    冯不易好像并不认为自己的态度有什么问题,在他看来彭毅诚就是个上沪市本地小有名气的无名小卒而已,至于欢笑今宵节目组的工作人员,更不被他放在眼里。

    彭毅诚收回自己伸出去的手,看着冯不易的背影笑了笑,并没把对方的态度放在心上。

    毕竟这个世界上没脑子的人太多了,犯不着和他们生气。

    但节目组其他人可没这么冷静,周兰兰、小侯、魏少军他们全都憋了一肚子火!

    “这都是什么人啊!”

    “给他脸了!”

    “还看不起彭老师?他有人家彭老师作品多吗?有人家彭老师人气高吗?什么玩意?!”

    “就是个综艺节目明星,真以为自己了不起了啊?王八蛋!”

    周兰兰他们这时候都骂上了。

    周瑾琦这时候都没阻拦大家,因为他对这个冯不易的态度,也非常不悦!

    周瑾琦这时抱歉的对彭毅诚道:“小彭,别和这种人一般见识。”

    “不会的。”彭毅诚不是刚学校的愣头青了,现在节目录制在即,他肯定会以大局为重。

    这是他第一次担任综艺节目的主持人和主咖,只要能拍出好节目,这么点气,他还是能忍下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