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小说> 官居一品>官居一品第四七四章 他从哪冒出来的?

官居一品第四七四章 他从哪冒出来的?

作者:三戒大师

    第四七四章他从哪冒出来的?

    因为觉着空手而归太吃亏。叶麻便想要效仿徐海,派人向沈默遣返俘虏、索要财物,表示随时撤退。

    沈默笑眯眯的收下俘虏,然后立刻变了脸色,向使者严厉斥责叶麻的贪婪无度,将其训得体无完肤后,还表示自己已经有了对付他的万全之策,叶麻若不早日归顺,必将死无葬身之地云云。

    骇得使者面如土色,屁滚尿流的回去了。叶麻问询惊惧交加,愈发感觉自己落入陷阱,竟是一刻都不敢多待,连夜撤出了上海城。

    倭寇一走,苏州城的百姓货商都松了口气,但令他们失望的是,沈默并没有宣布市舶司重新开关,而是让他们稍安勿躁,等待最后一个月。

    因为徐海、叶麻虽然撤退,但一切阴谋未结束,相反这只是刚刚开始……

    ~~~~~~~~~~~~~~~~~~~~~~~~~~~~~~~~

    一树一树的鲜花怒放,水光浮动着白莲。艳丽的鱼儿越出水面,正是人间最美的四月天。

    沈默搀扶着挺着大肚子的若菡,预产期就在这个月底了,若菡已经放下手头一切的工作,就等着宝宝出生了。

    “你说,是男孩还是女孩?”若菡扶着腰,轻声问道。

    “都可以,儿子闺女我都喜欢。”沈默笑道:“这个问题你已经问过我一百遍了吧?少字”

    “就是问不够,”若菡笑笑,又问道:“你说孩子将来像谁?”

    “像谁都很棒,”沈默苦笑道:“我说媳妇,这个问题,也有一百遍了吧。”每天如是往复,他真快要抓狂了,心说:‘这还没生,就跟当**一样唠叨了。’

    其实他也知道,若菡挺着个肚子什么也干不了,百无聊赖拿他解闷呢,所以只能把腹诽吞到肚里,开开心心的捱着。沈默敢跟人和人打赌,他对宝宝降生的期盼,绝不比若菡差……就盼着给她找点事儿做了。

    好在这时候垂花门有了响动,归有光的夫人'>来陪若菡说话了。

    一见到救星般的归夫人'>,沈默便把手中的锦团铺在池塘边的石凳上,扶着若菡坐下道:“你们女人说话,我先去前边忙会儿了。”跟归夫人'>完成交接,便逃也是的跑掉了。

    见若菡还望沈默离去的方向看。归夫人'>笑道:“男人都没耐性,当年你大哥,那是决计不会陪着我慢吞吞散步的,所以习惯就好了。”说着还叹口气道:“哎,这九个多月可真是难捱啊。”

    过来人,都明白,若菡一下羞红了脸,声如蚊鸣道:“大姐'>净说笑。”

    “我不是说笑,”归夫人'>与她耳语道:“这些日子,你相公'>就没找别的女人?”

    “没有,”若菡脸红的像煮熟的虾子,小声道:“他说我在为他闯鬼门关,这时候不能对不起我。”

    “大人还真是有情有义呢。”归夫人'>羡慕道:“不像我家那死老头子,当年……”便开始痛诉归有光的风流故事。

    ~~~~~~~~~~~~~~~~~~~~~~~~~~~~~~~~~~~~~~~~~~~~~

    且不说后院女人们的私房话,沈默回到前院,坐在他的大案后,揉一揉太阳穴,把情绪调整到办公状态,问等在堂前的三尺道:“徐海退到吴江县了吗?”。

    “前晚就到了,”三尺回禀道:“河水泛滥,他们过不去。现在驻扎在江边,正四处找船。”

    “叶麻呢?”沈默问道:“现在到哪了?”

    “昨天中午到了青浦,”三尺笑道:“两方相距远着呢。”说着声音转轻道:“不过,昨天晚上,叶麻那边有使者进去徐海营中,至于谈了些什么,得等到何大侠的情报送来再说。”

    “另外一位大侠呢?”沈默问道。

    “另外一位……哦,”三尺恍然道:“后天到苏州。”

    沈默闭目寻思片刻,又起身到地图边,拿着尺子测量半晌,这才沉声道:“立刻派人沿着运河拦住他,不要让他来苏州了,直接去崇明岛!”说着一点黄浦江道:“请他开进黄浦江,保持一级战备,随时等我的消息。”

    尺应声,便赶紧去传令了。沈默则开始处理公文,等到中午快要吃饭时,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三尺气喘吁吁冲进来道:“何大侠的信到了。”

    “快拿给我。”沈默一把接过来,抽出信纸读起来,不由变了脸色,闷哼一声道:“陆绩!你可真是阴魂不散啊!”

    原来何心隐告诉他,昨天夜里,陆绩作为叶麻的代表,来到徐海营中,与他展开一番诚挚的会谈,双方都表示会消除误会、重归于好,再次恢复合作关系,共同对抗明军。

    最后何心隐告诉沈默。徐海又一次陷入矛盾,看起来有在吴江常驻的趋势。

    看完密信,沈默再次陷入了沉思,最后三尺都快等睡着的时候,他突然重重一拍桌面,吓得三尺一哆嗦,便听大人沉声道:“把马全找来!”

    三尺赶紧去找到苏州城的锦衣卫首领马全,两人匆匆赶回签押房。

    “大人,马统领来了。”三尺禀报一声,刚要退下,却听沈默道:“你也在这听着。”他便立在马全身边。

    沈默面色严肃的看着马全道:“马兄弟,按说你是皇帝亲军,谁也不能指使你,平时我求你帮我找个人、盯个梢都觉着惴惴,现在却有一桩事情,不得不麻烦你了。”

    “大人哪里的话,”马全慨然道:“且不说你是我们大都督的师弟,十三爷的生死之交,单说您独力对抗徐海这份豪情,小得便愿意为您肝脑涂地、在所不惜。”

    “太好了。”沈默起身到地图边,指着浙江省的舟山群岛道:“徐海和叶麻的家眷目前在此处藏匿。”说着点一点金塘山岛道:“他们时常变换住处,但最大的可能在这里。”

    “大人的意思是,弟兄们把徐海和叶麻的家眷拿来!”马全面露凶光道。

    “不是拿。是请。”沈默沉声道:“只请徐海的夫人'>,不要惊动叶麻家的。”何心隐告诉沈默,叶麻无后,且将那个江南美人送归去后,又找了几房妻妾,却均是**工具而已,没有丝毫的感情,所以他的家眷没有任何价值。

    “如何请的动?”马全一听,不由纳闷问道。

    “到海边时,找一个叫贾六的渔民,他会帮你们传信给岛上。”沈默道:“跟一个叫鹿莲心的女子联系上之后。一切听他吩咐即可……她会把徐海的夫人'>诳出来,你们护着她们往青浦方向去。”

    “然后呢……”马全干这行久了,知道戏肉往往最后才出现。

    “然后在快登陆的时候,会有水师舰队把你们包围,”沈默沉声道:“到时候演一出戏,你们或装死、或逃跑,只要最后把徐海夫人'>交到官军手里即可。”

    “兄弟们最擅长这个了。”马全呵呵笑道:“大人瞧好吧。”又问了些细节,便跟三尺约定,收拾下东西,马上就出发。

    待他走了,三尺不解的问道:“大人,有鹿姑娘在里面,咱们兄弟自己就办了,干嘛还得找锦衣卫帮忙?”

    沈默苦笑一声道:“藏拙懂不懂?现在我们处处阴谋,步步诡计,但那只能瞒着外人,对皇帝是不能瞒的……要是让他知道,我能独立完成每一步,难免会让皇帝晚上睡不着觉,到时候来个狡兔死、走狗烹,那可就不好玩了……所以啊,做人做事,既要显出本事,又要显出无能来,这个火候把握的最好的两个人,一个是严阁老、另一个是徐阁老。”

    ~~~~~~~~~~~~~~~~~~~~~~~~~~~~~~~~~~~~~~~~~~~~~~~~

    马全和三尺领了命,搭乘军船走海路,不一日便到了浙江海面,按照沈默给的地址,顺利的找到了那个贾六。三尺手持何心隐的信物,自然不必再费口舌。贾六让他们等在外海面,自己操舟去了岛上,找到了鹿莲心,低声禀报道:“老爷派人来了。”

    鹿莲心不动声色的点头道:“我知道了。”便让他回去,自己则偷偷往长白岛去了……虽然是同伙,但徐海与叶麻向来不住同岛,叶麻的基地便在这长白岛上……鹿莲心找到安插在叶麻这边的心腹。命他们出海与马全、三尺的大船汇合,便回去金塘山岛,等待第二天好戏上演……

    翌日一早,大船出现在金塘山岛上,守军一看有自己人,上来问什么事儿。众人面色惶急道:“有大事!”要见岛上主事的人。

    主事的自然是鹿莲心,双方相见之后,装模作样的演一场,然后鹿莲心便满含热泪的找到怀孕五个月的王翠翘,向她报告了一个噩耗——男人们遭到官军伏击,徐洪阵亡、何心隐和徐海一个重伤、一个昏迷,叶麻让她俩赶紧过去,见自己男人最后一面。

    王翠翘生性单纯,要不她也不会被罗龙文骗得那么惨,闻言立刻花容失色、六神无主,东西也不收拾,便急匆匆跟着鹿莲心上了船。

    二话不说,扬帆北上,借着季风,一日便到了拓林。众人刚要下船,便见四下举火,无数条官船将其包围,船上军士一齐高喊:“投降免死!”还开始隆隆的开炮。

    马全和三尺交换个眼色,一起高声道:“弟兄们,快跑啊,别在这等死了。”便带着手下噗通噗通跳下水,剩下的还想反抗,也被鹿莲心以‘不要误伤我姐姐’为名,命他们放弃了抵抗。

    官军将投降的人绑了,一层层搜查上来,转眼便到王翠翘和鹿莲心在的顶层,王翠翘扣了一柄金簪在手中,如果遇到玷污,便准备用其自尽,不给徐海抹黑。

    但出人意料的是,官军的作风相当正派,看到女眷后,不仅没有骚扰,还主动的询问,她们可是被倭寇掳掠的女子。

    王翠翘想要顺口答应,却听鹿莲心怒道:“我们是徐海的家眷,要杀要剐全由你们,不过我们变鬼之后,一定会报仇的!”王翠翘心中暗叹:‘小妹已经被悲伤冲昏头脑了。’却也只好握紧了金簪。

    谁知官军吃惊道:“真是徐将军的家眷?”

    “有什么好冒充吗?”鹿莲心怒目而视道。

    “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那军官满脸歉意道:“徐将军已经归顺朝廷了,他的家眷便是官属,真是抱歉啊,我们还以为是倭寇呢。”

    最后,军官还专门率领一队官兵,将她们俩送到吴江,去跟徐海汇合。

    这让王翠翘暗暗称奇之外,不禁对官军的好感更增,愈发觉着丈夫应该成为其中的一员。

    ~~~~~~~~~~~~~~~~~~~~~~~~~~~~~~~~~~~~~~~~~~~~~~~

    徐海正在营中为渡船发愁……也不知运气怎么这么衰,他和叶麻、辛五郎同时寻船,结果叶麻找到当地人藏匿的一窝船,辛五郎的日本同胞,更是给其派来了四五十艘大船。

    到了现在,两人都已经上了船,沿着吴淞江四处游劫,准备好歹捞几笔,以免蚀了老本。

    其间他也向叶麻和辛五郎提出要求,挪借一部分船只给自己,那两个家伙倒不是不答应,可是狮子大开口,大船要租金一万两一只;小船也要五千两,少一分免谈。

    徐海知道这是自己不分赃带来的恶果……可他觉着那些钱,都是沈默赏给自己的,并不是一起打劫所得;至于那些个礼物,更是专属专享的,更不愿与人分享。

    所以当时便回绝道:“这是我自己要来的,你想要,也去苏州找沈默啊!”便有了前面,叶麻遣使去苏州城,结果被沈默臭骂一顿的一幕。

    得到消息后,叶麻深恨徐海,陆绩努力修复的关系,一下泡了汤……其实不满与仇恨的种子一旦种下,再高超的手段也没法修复回来,这个道理沈默懂,但陆绩不懂。

    所以叶麻也不给徐海船坐,两边互不相让,顶起了牛。

    这天徐海正在帐内生闷气,便听外面徐洪大呼小叫道:“大哥,嫂嫂来了!”

    徐海无暇多想,赶紧出门一看,果然见到自己朝思暮想的妻子,大腹便便的出现在自己眼前。徐海使劲揉揉眼,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这才紧走两步,咧嘴笑道:“翠翘,你怎么来了?”

    王翠翘泪流满面的上下摸索着他,弄得徐海颇不好意思道:“待会,到后面再弄……”

    但王翠翘一开口,他便知道自己想岔了:“你没有受伤吗?”。再看看小叔子道:“你也没死?”

    那边也传来鹿莲心的惊呼声:“你不是昏迷了吗?”。然后是何心隐的苦笑:“我看你是昏了头。”

    “这是怎么回事儿?”场上五个男女一起问道。

    鹿莲心便把叶麻派人到岛上,说他们遇伏重伤,要接她俩见他们最后一面云云,两人便跟着叶麻的船到了青浦,登陆时遭遇官军,结果大船被扣押,两人被俘虏,这才知道徐海已经归顺了朝廷……

    “是军爷把我们送过来的。”王翠翘也跟着道:“你可要好好谢谢人家,保住了我们娘俩。”

    “那是,那是。”徐海勉强抑制着怒气,命人取了白银千两,作为感谢,打发官军走了。

    然后让人带着二位夫人'>到帐后休息,兄弟三人回到了中军帐中。

    “这个王八蛋,我跟他们势不两立!”徐洪怒道,何心隐也两眼通红道:“要是大将军不答应,我就自己去找他们算账……”

    两人发泄半天,才发现徐海的背影一起一伏,知道他也到了爆发的边缘……

    ~~~~~~~~~~~~~~~~~~~~~~~~~~~~~~~~~~~~

    与此同时,苏州城内。

    王锡爵站在沈默身后,口称‘恩师’,询问有何贵干。

    “你还要再去一次徐海军营,”沈默起身,拍拍他的肩膀道,温声道:“又让你多冒一次险,真的过意不去,只是事态紧急,只能偏劳你了。”

    王锡爵昂首道:“恩师放心,学生赴汤蹈火,再所不辞。”

    “很好!”沈默使劲拍拍他,把他领到大案前,把一封写好的信交给他道:“这次去要拿出气势来,把我的命令晓谕徐海,务必要让他感受到朝廷的怒气,不要以为朝廷是慈善堂,光捞好处,不用办事。”

    “是,恩师。”王锡爵沉声应下,往徐海那里传话去了。

    分割

    上周第三章,昨晚写完的太晚,眼都睁不开,实在没法检查,今早晨上班后检查一下错别字,赶紧发上来……

    第四七四章他从哪冒出来的?

    第四七四章他从哪冒出来的?,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