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小说> 神话版三国>神话版三国第三千七百一十八章 前因后果

神话版三国第三千七百一十八章 前因后果

作者:坟土荒草

    刘桐的话还没说完,地面上就刷出来一堆仙人,毕竟长安地宫就在未央宫下面,突然涌进来一群不认识的内气,仙人们就需要出来看看什么情况,毕竟他们本身也是有保护未央宫的职责的。

    “什么情况,什么情况,我突然感受到一群印象不深的内气冲进了上林苑。”寿星按着手杖,神色有些奇怪的询问道。

    “没什么情况的,长安这边有防空人员的,最近不知道是汉寿亭侯,还是温侯,不过不管是哪一个,真要是陌生内气的话,会拦截的。”丝娘扭头看着地面上刷出来的那群仙人,有些不开心的说道。

    “这不对啊,就算是如此,一个未央宫禁卫带着一群不太熟悉的内气李条为什么会直入上林苑,这可是宫廷园林,是禁区。”司命不爽的询问道,虽说这货是个邪仙,但这货最讲规矩,嗯,顺带一提,这货只讲他自己承认的规矩。

    “未央宫禁卫?”紫虚像看傻子一眼看着司命,“那是匹马好吧,未央宫这边没有内气离体的禁卫。”

    紫虚也被的卢欺负过,所以对于的卢的内气记忆的很清楚。

    “哦,马也不能啊,马就能带队冲未央宫?不拿老子当人?我去宰了它,净给我们守国运的添麻烦,杀了,杀了!”司命抽出自己的星剑,就准备杀进去解决的卢。

    “也不对啊,长安防空是谁管的啊。”北冥挠头,“这不应该啊。”

    “你们就不会用圆光静月看一下时光啊。”紫虚蔫了吧唧的就想离开,这马聪明的程度,让紫虚怀疑这货该不会是一个马型的仙人吧。

    “散了,散了,散了,这马先冲到管长安防空的关将军那边去叫卷毛的。”三代荧惑已经用法术观看了之前几分钟发生的事情。

    在长安是不能瞎飞的,直冲未央宫,这种事情除非是有紧急战报,否则是不允许的,可是规定上允许从未央宫往外飞,而的卢从上林苑飞出去,先去的关羽那边。

    卷毛赤兔是第一个跟上去的,关羽是知道卷毛跑了的,同样其他人也知道自家的神驹跑了,最后去吕布那的时候,吕布也知道。

    在关羽和吕布的感知之中,是上林苑跑出来了一个内气离体,带着其他马去玩了,最多关羽因为回来了大半年,虽说没去特意了解,并不清楚这就是当年郭嘉走丢的那匹马,但好歹知道有这么一匹马。

    吕布这边就简单的多了,这个内气离体来回带了一群内气离体,从关羽头上过,关羽都没管,那关羽肯定认识,我也不用去管

    再加上自家赤兔也飞跑了,吕布其实已经知道这是一群马了,自然更是不用管了,全当这群家伙又开始了马王角逐赛了,比了这么多年,每次见到了其他的神驹都会比,但至今没比出来一个老大。

    “连匹马都懂得流程?”司命就像是见了鬼一样。

    “散了,散了,回去守地宫。”一群过来保护上林苑的仙人又陆陆续续的消散掉了,说起来,这群人本来的职责是看守国运,外加看护一下未央宫主要的宫殿,实际上上林苑靠这群人是守不过来的。

    从兰池宫到这边有好几里的路,这群仙人又没有感受到刘桐这边的防护被激活,所以都是移动过来的,而不是刷新过来的。

    至于说守门的宫廷护卫,距离上林苑大概还有十几里的样子,这也是为什么在不开云气防护的情况下,这种任务需要交给关羽,吕布这种高手,这两人没在的时候交由许褚和童渊负责的原因。

    因为无云气压制,内气离体的机动力确实是非常离谱,故而长安不开云气的情况,想要真正防卫内气离体,只能靠同为内气离体的强者,不过陌生内气离体根本不可能直飞长安。

    “连匹马都知道去防空那边进行报备了。”刘桐嘴角抽搐,她到现在才明白这到底是有多么的不可思议。

    “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别将这玩意儿当成马比较好,我最近在查东西。”还没走的紫虚带着几分犹豫,隔了一会儿神情变得非常复杂,看着刘桐说道,“仙人未必需要是人类形态。”

    刘桐愣了愣神,然后颤抖着看着紫虚,你这话什么意思?你该不还告诉我这马大概率是个仙人吧。

    “不过关于这一方面,还是需要再进行一下研究,反正这马的智力已经远远超过了所谓的通灵级别。”紫虚叹了口气,一脸唏嘘的说道,他也被这马坑过。

    “我将这马送人,他会不会坑人。”刘桐沉默了一会儿,换了一个话题,仙人不仙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不能从这里捞到便宜。

    “的卢妨主的。”紫虚幽幽的说道,“这是一匹妨主的马,建议不要骑比较好。”

    “这话的意思是说,只要马没用,我就拿它没办法是吧。”刘桐没好气的说道,“等等,我回头找太官研究一下,将它给做了。”

    “建议还是不要这样。”紫虚叹了口气说道,“这马最好让我们拿去研究一下,说不定真的是个仙人,然后我们将对方从马上剥离下来,这样我们就获得了一个仙人,以及一匹听话的马。”

    “你确定这是仙人?”一直没说话的韩信,上下打量着紫虚,这仙人现在真的是越看越熟悉。

    “不是仙人就不能拿来研究?”身为仙人的紫虚,毫无节操的说道,“再说也就是研究而已,用不了多久的。”

    “我还想拿它去搞年底赏赐,哎,算了,算了,你说它可能是仙人的话,那就算了,实在是太膈应了。”刘桐摆了摆手说道,“这马你就弄走吧,研究完记得给我说一下。”

    “那殿下先行回兰池宫,这边交给我等就可以了。”紫虚对着刘桐恭敬一礼,然后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刘桐点了点头,带着一行人又回兰池宫了,等刘桐离开之后,紫虚一脚将揣着暖房的墙,墙没塌,但暖房里面出现了明显的摇晃。

    之后一个马头从暖房里面探了出来,是的卢的马头。

    “老哥,我们谈谈,你再寄居在这马里面,智慧再被吸收下去,我寻思着这马将你坑死没点问题吧。”紫虚之前对着刘桐说的卢可能是个仙人,实际上到底是不是紫虚早就清楚了。

    的卢歪头,一副看智障的表情。

    “行行行,你厉害,等你的灵性继续散化下去,这马就真成精了,现在你连完全控制这马都做不到了吧。”紫虚靠着暖房的墙唏嘘不已的说道,而的卢双眼的灵性迅速开始下降,挣扎了一段时间之后,眼神开始明显露出人类的复杂神情。

    这可比的卢那种灵性生物的双眸可怕的多,至少紫虚看了都心慌慌,很明显,这玩意儿就是个人,至少里面是个人。

    “玩漏了?”紫虚看着这马那人性化的眼神,就知道里面的大号上来了,赶紧询问道。

    “草拟大爷的商君,草拟大爷的武安君,他们连自己人都干。”的卢先是迟钝了一会儿,然后人立而起,比划着前蹄开始骂商鞅和武安君,“你大爷的,他们举报之后,老子的灵性开始被这匹马吸收,本来这马只是我的寄居体,吸收一些我散发的灵性而已。”

    “现在你是不是快凉了?”紫虚看着对面已经开始说人话的的卢一脸诡异的询问道,“话说,你居然会说话啊,而且你居然还称他们为君,你这胆子有点怂啊。”

    “那行,我带你去商君墓,你去骂几句。”的卢没好气的说道。

    在早些时候的卢的灵性并没有这么可怕,至少在郭嘉遇到的时候,这马撑死就是一个被驯化好的,通人性的普通神驹,智力最多比其他马高上一点点。

    因为那个时候,的卢马的灵性大多数属于神驹的灵性,而且被寄居于它意识之中的伯乐的灵性所影响,更亲人类。

    结果等后面白起揭棺而起,将一群人举报了之后,寄居在的卢马之中的伯乐就漏气了,这也是为啥的卢马自从白起揭棺而起之后,基本不会出长安城的原因。

    哪怕的卢自己没有这个意识,但漏气的伯乐还是不想被祸害死的,于是就控制着的卢不要乱跑,想办法自救。

    后来伯乐发现自己只要躲在这马身体里面,不要乱跑,在汉室气运最盛的地方,就会有几丝汉室国运庇护,毕竟他也是辅助秦穆公成为霸主的人物,依靠汉承秦制,能白嫖几缕国运庇护。

    再加上他又不是白起和韩信那种完全苏醒的家伙,这几缕就够用了,而实际问题出在东巡上,刘桐东巡将汉室国运带走了大半,伯乐发现这个情况的时候,已经追不上去了,只能自闭。

    整个东巡的过程,就是的卢智力飙升的关键时期,那段时间伯乐的灵性就像是漏气了一样,到现在的卢马都学会种田了,使用工具了,你敢信这是一匹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