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小说> 修仙大魔王养成日记>修仙大魔王养成日记第138章 又见面了

修仙大魔王养成日记第138章 又见面了

作者:丑且暴躁

    谷上郡是一个农业大郡。

    也是田国的粮仓,田王对此很看重。

    苏夜对此,并不在意。

    自己的灵力在星辰属性的影响下有了不同程度的异变,其中木灵力与水灵力中对于作物就有很大的作用。

    普通的木灵力如果要催熟农作物的话,大概一个金丹期只能催熟千亩左右的灵田。

    催熟普通作物的话范围扩大十倍。

    苏夜全力出手可以瞬间催熟整个郡的作物,而且消耗的灵力呼吸间就能补充完毕。

    只是对于灵草的催熟效果可能会不太理想,很多灵草蕴含的并不是灵力的多少,而是在漫长的岁月中因为自身的形态从而从天道中天地之中吸取的一些法则。

    这样越久的灵药才会越有用,使用灵力催熟的灵药。

    可以当做培元丹的原料,也就是可以作为各阶的蓝药,用作红药都够勉强。

    苏夜在凌云宗的时候学过一点炼丹,因为药草之中含有各种天地法则,想要从这些法则之中剔除杂志寻找需要的东西,并且使他们完美的融合在一起从而形成单方中的丹药。

    虽然对于现在的苏夜来说不难,但是很令人头疼。

    对于一般的修士来说,估计练到一半就会神识耗尽,然后失去控制的药草属性激烈冲突。

    如果这个时候的丹炉还不是很好的话。

    药草中蕴含的天地灵气外加天地法则一同迸发出来。

    GGG。

    朋友再见,下辈子不要随便炼丹。

    所以苏夜即使自信对于炼丹这件事件已经是大师级别,也不会轻易的启动丹炉。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苏夜是一个正直的人,是一个正义的人。

    所以苏夜是君子。

    等式成立。

    林家是谷上郡最大的家族,但是作为不知道什么东西还是家主留下的怪癖。

    他们将自己的宅院建立在了城外的小山上.....

    可能修仙中人都比较喜欢这些野生的东西。

    当然他们隐居之前先是把谷上郡的郡城连同附近的县城全都清扫了一遍。

    将田王留下的人手全消灭掉了。

    选择性的收编,然后派上林家人作为领导。

    最后借着请酒的名义将那个傻乎乎的谷上郡郡守请去林家。

    摔杯为号,上百刀斧手一齐涌出。

    当然实际情况要比这个要壮观,当时整个林家上空闪耀着耀眼的光芒。

    五颜六色,摧毁了林家的大部分建筑,甚至波及了很多村镇。

    最后伴随着一声及其惨烈的“啊↑!”

    郡守嗝屁了。

    苏夜坐在茶楼里,看着这个说书先生唾沫横飞,在哪讲木木家的故事。

    真是不怕死....

    不过林家应该并不在意这些凡人间的风言风语,凡人中但凡是够资格的都知道这件事情的经过。

    不知道的听了也不知道。

    扔了两块碎银子在桌子上,苏夜走出了茶楼。

    在凡间的酒馆茶楼中当一个纯路人看大家吹b也是不错的,只是酒馆中的气氛没有茶楼中的好。

    茶楼中大多是贫苦的人家,也说不上多么富裕,讲的都是家长里短,喝一口茶歇息一下就接着走了。

    酒馆中大多都是江湖中人,讲的都是恩怨情仇,刀光剑影。

    虽然在苏夜看来....大家都有些搞笑。

    不过以一个路人的角度来看还是蛮有意思的。

    尤其是一个散修成功的套上林家某人的狗腿进了林家之后,成功的成小李变成了李哥。

    李哥的修为大概是在练气中层上下,苏夜神识一扫,发现在李哥的丹田之处有一个法宝的印记。

    是一面镜子。

    没有完全炼化的宝物自然是没办法隐藏的。

    而且李哥也没有想隐藏,被林家一位长老相中收入门墙。

    那面镜子法宝....有些意思,上面遍布着阴气,苏夜很喜欢。

    但是我喜欢我不能直接和你说我喜欢,我得让你发现我喜欢这个东西,但是我不能说,你必须发现我喜欢然后给我,不能我直接要。

    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所以苏夜等李哥被人杀人夺宝之后再夺宝。

    反正这个林家....

    是必死无疑的,敢杀官府的人,还敢占山为王,这苏夜是不允许的。

    王权系列技能既然叫王权那么说不定与王这个位置有一些关系,田王的功法与国运纠缠所以不能离开田国大地。

    相应的他的修为在田国大地上提升的也很快并且找到了化神之道。

    苏夜至今对于化神还没有什么苗头。

    说不定能从这个位置上得到田王曾经的感悟呢,试着跟着田王的脚步试一试?

    毕竟除了印天河之外苏夜只见过田王这个最接近化神的修士。

    印天河这个鬼连出手都没有出手一次。

    试着复制一下田王的道路试一试。

    “首先,按照我对于田王的印象,对于这种敢于挑衅国家威严霍乱地方秩序的家族....”苏夜回忆着皇宫中关于对于田王个人的记录。

    在凡间王朝,有专门记录帝王起居的官员,留下书面记录给后人整理。

    一般这种人也就是史官的一种。

    苏夜没有杀掉这个人,仍旧给他发着每个月数百灵玉的薪水,但是却拒绝他上班。

    带薪休假这个人还很不愿意,苏夜只好安慰他:“你不听话,你就下去接着陪你的田王,还有你全家,一旦我听到一个不字,你祖宗十八辈都会被挖出来鞭尸。”

    那个人接受了苏夜的建议,带薪休假这种东西我是真的喜欢。

    “驾!”

    一头龙兽在街道上纵蹄狂奔,行人无不惊慌躲避。

    一个身材高大的骑士则是骑着另一头龙兽在后面追赶。

    苏夜也躲在了一遍,没想到那头龙兽也不知道是昏了头还是因为苏夜事逼体质。

    直接向着苏夜撞过来。

    苏夜从口袋里面掏出小八。

    “吃掉它。”

    小八张开一个比苏夜还要大的嘴,但是其他的部位却没有变化,就好像苏夜面前出现了一个黑洞一样。

    龙兽一个纵跃跳进了小八嘴里。

    小八闭嘴了,莽撞的龙兽屁都没有放一个就变成了小八的一个屁。

    这只龙兽血脉不纯,灵气中杂志太多,不是很好吃,小八给出中肯建议。

    龙兽是沾染了真龙血液的野兽的后裔,第一代的龙兽因为沾染了真龙的血液从而异常强大,但是经过联盟的驯养扩大之后。

    现在的龙兽已经相当普及,虽然血脉稀疏了很多,但是比凡间的马要强很多。

    日行千里不在话下,只要骑乘者屁股够硬,日行数千里都可以。

    “喂,你怎么吞了我的马?”

    竟然是一个面容冷清的女性骑士,声线有些粗,在苏夜的感官中勉强算是好听的一种。

    这种判断主要来自于女骑士的脸。

    人都是看脸的。

    “你说这匹马是你的就是你的?你叫他一声看看他能答应吗?他如果能答应出一声,我不但还你这匹龙兽,我还会倒赔你一只海兽。”

    这匹龙兽当然答应不了了,它都已经变成一个屁了,屁会说话吗?

    “你是修士?”高冷小姐姐并没有因为苏夜的轻浮而产生什么别样的情绪。

    “我不是很喜欢仰着头和人说话,下来吧小姐姐。”

    “嗯?”女骑士微微皱眉。

    “无情铁手。”

    砰。

    苏夜出现在女骑士面前,手臂抬到肩膀略高的位置,手掌紧紧的掴住女骑士的脖颈。

    龙兽凭空化为灰烬。

    两人漂浮在空中。

    苏夜微微的放手,女骑士掉落在地上,半跪着抬头看着飘在空中的苏夜。

    喜欢穿着大红袍的修士属实少见。

    “我是修士,还比你强,surprise!”苏夜漂浮在空中。

    高冷小姐姐则是一咬牙,一秒变脸,低下头不让苏夜看到自己的表情道:“原来是前辈,不知道前辈到我谷上郡来有什么事情吗?只要我林家可以办到尽管开口。”

    “没有什么事情,只是路过,不过我现在对你们林家产生了一些兴趣。”

    “这件事情是我引起的,和林家没有任何关系,我可以任凭前辈处置。”

    苏夜瞥了一眼街道,凡人们已经自觉的全部撤离了,而从街道各处正支援而来林家的修士。

    敢在郡城如此纵马的也只能是林家了。

    “放开小姐!”

    “竟敢在我林家的地盘如此放肆!”

    “等老祖到来要你好看!”

    因为这位女骑士还跪在地上不敢起身,周围支援而来的修士也不敢轻举妄动。

    “我看不透他的修为!此人的修为不在我之下!”

    一个黑袍矮胖修士面色一变,他是林家放在郡城中修为最高的一个人了,差一步就能练液成丹晋升金丹境界,但是现在仍旧看不穿苏夜的修为。

    来者不善!

    茶楼中的凡人们惊慌的从里面往外看。

    “是仙人老爷们啊,怎么在门口打起来了....”

    “快走啊快走啊,.....”

    “仙人老爷就在门口我们怎么走啊....”

    “掌柜的有没有后门啊.....”

    “掌柜的早就走了,肯定是有后门的,快走快走,仙人老爷们都已经围过来了,再不走来不及了!”

    凡人们一哄而散,纷乱的向着茶馆的后面跑过去。

    “快通知老祖。”

    “老祖乃是金丹期的修士,定能制止这名野修士。”

    “不知道哪里来的散修,竟然敢对大小姐出手,不知道老祖最是宠爱小姐吗。”

    “老祖已经知晓了,以老祖的修为,转瞬之间就能到达。”

    “围住他不要让他跑了!”

    黑袍修士们围了过来形成一个包围圈。

    “你的地位在林家还是挺高的啊,这时候竟然已经有金丹期的修士过来了。”

    半跪在地的小姐姐面色一沉,他在感受到林家金丹期的接近之后并没有出现任何惊慌的神色,反而漏出了一丝微笑。

    说明金丹期的修士根本不被他放在眼里,起码支援来的这位老祖不被他放在眼里。

    “听说你们林家三名金丹初期的修士围杀一个同是金丹初期的修士不但群殴,还动用了阵法,而且还有数十筑基在一旁辅助,这才杀掉。这战斗力,有点低了。”

    小姐姐心中一紧,这是路过?这不是冲着我林家来的?

    可是我林家最近修生养息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反而是接济乡里赢得了大好的名声,这个人到底是哪里来的仇人?

    金丹修士还未接近就发出一声恐吓,“是谁?敢在谷上郡动我林家的子弟?”

    “是你?!”老头空中一个急刹车,惊疑不定的看向苏夜。

    红袍光头修士,只是双手中没有那两颗珠子。

    不过苏夜身上自带的阴森气息做不得假,金丹修士当即落在地上也是半跪。

    将黑袍修士们吓得够呛,所有的林家弟子都有些手足无措的感觉。

    老祖却是转瞬之间就支援到了,但是接下来的景象有些不对....

    为什么老祖以来就给这个野修士跪下了,不该收拾他吗。

    难道是这个修士藏有什么阴招,老祖不慎之下大意中招?

    肯定是这样的,金丹修士之间的修为差距不大的,即使老祖不是他的对手也不会这么快的落败。

    他使用了阴招。

    “不知前辈驾到,晚辈有失远迎,还望前辈不要怪罪,这里人多嘈杂,不如前辈到我林家一叙?”老祖低声下气的向苏夜赔罪。

    小姐姐惊讶的抬起头,眼睛瞪大大大的,老祖作为金丹期的修士,林家的顶梁柱,何时见过老祖如此低下的姿态。

    周围的林家子弟面面相觑,不知道谁先带头,大家都无声的跪了下来。

    确认过眼神,是老祖都惹不起的人。

    “她是你什么人?”苏夜抬抬下巴示意跪在他旁边的小姐姐。

    “她是晚辈的七世孙....名叫林婉月,若是前辈愿意,今晚就叫她侍奉前辈!”老祖一咬牙,和个人的姓名比起来,曾曾曾曾曾孙女的幸福简直微不足道。

    林家作为从京城搬迁回来的家族之一,刚刚在不久之前被苏夜斩肆虐过一次。

    那个时候因为已经收到了一些风声,林足道让家族的后辈在屋子里面躲着没有出来,饶是如此也是被精神恍惚的苏夜无故斩杀了数人。

    连自己的兄弟都被苏夜在眼前撕成两半却不敢吱声。

    因为苏夜这个人的思维他实在是想不透,继续呆在没有田王镇压的京城,龙气聚集之地实在是太过于危险。

    这才跟着各大家族一起回迁祖地。

    <!-- csy:24150895:141:2019-04-22 12:00:49 -->